TT小说 > 都市小说 > 凌天神帝 > 第47章 谁的裤腰带没绑紧,把你漏出来了?
    凌剑辰被安置在独孤雪的府邸之中休养。

    有着独孤雪的命令,她府中之人不吝珍宝,交给了凌剑辰许多疗伤丹药,倒是让他恢复伤势的时间大大缩短。短短七天,身上的伤势已经是完全恢复。

    别院之中。

    凌剑辰立于其中,血色战刀早已丢失,他正用一根木棍在演练刀法。

    唰!

    他的身形骤然一动,掠起一阵狂风,吹动着别院中的草木悉悉率率作响。

    “喝!”

    凌剑辰一声爆喝,手中木棍如同化作一柄所向披靡的战刀,往前一刀斩出。

    砰!

    刀影方成,那木棍却支撑不住狂暴的力量,直接爆裂开来。连带着凌剑辰的手臂都是一阵发麻,身上的肌肉一阵轻微抽搐,让得凌剑辰苦笑摇头。

    回忆着方才演练刀法时的情形,凌剑辰喃喃自语“《血影狂刀》虽然霸道无双,但仅仅是掌握第一式还远远不够,必须尽快掌握第二式。只不过,第二式杀地式却需要真灵境级别的肉身才能支撑,看来我还需要想办法提升肉身力量才行。”

    “凌少,看来你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啊!”温和的声音传来同时,一个须发皆白,脸上满是枯树皮般褶皱的老者走了进来。

    这老者一身气息平淡,似普通人般。

    但凌剑辰却不敢有丝毫轻视。

    以他的推断,这老者的修为至少在真武境之上,甚至更为恐怖!

    更何况……

    这七天以来,可都是他在为自己疗伤药材。

    凌剑辰走上前去搀扶着老者的手臂,轻笑道“水伯,我不是让您直接叫我剑辰就好了吗?”

    水伯呵呵笑道“这可不行,你是公主殿下的朋友,那就是府上的贵客。我若是怠慢了你,公主知道了还不得扯光我这一把胡子啊?”

    凌剑辰微微一笑。

    这连日来独孤雪虽不曾露面,但她对自己的关照却丝毫不减。

    这一点从水伯及府上对他的态度,便可以看出一二。

    凌剑辰看了眼别院外面,疑惑道“水伯,这都已经七天了,怎么雪儿还没回来?”

    雪儿正是他对独孤雪的称呼。

    水伯看了凌剑辰一眼,对此早已经见怪不怪,便是笑道“鬼王大人寿宴到昨日才是结束,公主殿下回来的时候来看过你,不过你那时正在疗伤,她就回去休息了。等她睡醒了,应该就会过来了!”

    “昨日才结束?那寿宴岂不是持续了六天?”凌剑辰哑然道。

    水伯哈哈一笑,傲然道“六天算什么?想当初,鬼王大人大寿,那可是……”

    话没说完。

    门外已经是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水伯,剑辰哥哥醒了吗?”

    声音刚传进来,独孤雪风风火火的身影,便是从门外冲了进来。看着她蹦蹦跳跳的样子,水伯一阵紧张,生怕她摔倒“哎呦喂,我的姑奶奶,您可长点心吧!若是把您磕着碰着,鬼王大人还不拆了我这把老骨头啊?”

    面对着水伯的埋怨,独孤雪乖巧的听着。

    发现凌剑辰在旁看戏,她抽空朝着凌剑辰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凌剑辰哭笑不得。

    水伯自然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无奈摇头道“你啊你,就知道折腾我这老人家。行了,我这老骨头也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你们先聊着吧!”

    水伯一面说着,自顾着朝门外走去。

    待水伯走远。

    独孤雪才是长长吐了口气,拉着凌剑辰坐在石桌边上,叨叨不休的吐槽道“剑辰哥哥,你可是不知道我这几天过的有多痛苦。陪着父王应付那群糟老头子,那群老头一个个都巴不得把门下的子弟介绍给我,人家才不要理那些家伙呢!他们一个个都虚伪的紧,好不容易寿宴结束,我就赶紧跑回来了!”

    凌剑辰给她倒了杯水,静静的聆听着。

    不知为何。

    在与独孤雪相处,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吐槽,他的内心便是无比的平静。

    咕噜!

    一口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独孤雪抬起头看着凌剑辰,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好奇“剑辰哥哥,你之前跟我说你那未婚妻背叛了你,还带人抓了你父亲,然后呢?后面是什么情况?”

    凌剑辰呃了一声,在马车上独孤雪就拽着他讲些外面的事情给她听。

    没想到这都过去七天了,她还没忘了这茬。

    在独孤雪楚楚可怜的目光注视下,凌剑辰苦笑着摸摸鼻子,正准备继续讲述,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水伯的声音“殿下,三公主派人来请你过去参加晚宴!”

    “啊?去三姐那边吗?水伯,我能不能不去啊?”独孤雪一脸郁闷的说道。

    她正听凌剑辰讲故事听得激动,怎舍得离开参加什么晚宴啊!

    水伯道“这可不行,三公主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若您不去,她马上就得杀过来。”

    “唉……”

    独孤雪叹息一声,眼睛突然一亮,笑眯眯的看着凌剑辰,“剑辰哥哥,我带你一起去参加晚宴吧!”

    “啊?这不合适吧?”凌剑辰道。

    独孤雪却是拽着他的手臂,左右晃动着,微微昂着那光洁的下巴,可怜兮兮道“剑辰哥哥,你就陪我去嘛!”

    凌剑辰当即投降“我头都给你晃晕了,我陪你去还不成吗?”

    “嘻嘻,我就知道剑辰哥哥最好了!”

    独孤雪脸色马上阴转晴,如同快乐的小精灵,拽着凌剑辰便是往别院外跑去。

    “水伯,我们走了啊!”

    独孤雪朝着水伯挥挥手,扬长而去。

    水伯注视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嘴角上扬,卷起一抹柔和的笑容“小公主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吧?只是,马上她就要十五岁了,到了那时……唉,鬼王大人啊,不知道您到底找没找到挽救的办法啊……”

    ………

    三公主的府邸离得不远。

    半炷香时间,他们便是抵达目的地。

    门口是两名人类守卫,发现是独孤雪后,便恭敬道“参见公主殿下,三公主他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知道了,这不是已经来了吗?”独孤雪不满的嘟囔一句,带着凌剑辰走入府中。

    那两名守卫一脸愕然,看着凌剑辰那被独孤雪牵着的手,不由露出一抹古怪之色“这少年是谁?怎么与小公主这般亲近?”

    “他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那小子有麻烦了!”另一个守卫笑道。

    另一人疑惑道“为何?”

    这名守卫小声道“三公主殿下今日安排晚宴,其实是想给小公主和秦家那位牵红线。秦家那位正在里面,他若是看到小公主跟那少年如此亲近,你说他会怎么样?”

    那人恍然大悟,惋惜摇头“那少年怕是没法活着出来咯!”

    晚宴便在后院举行。

    此刻已经是高朋满座,聚集了上百人,好不热闹。

    一个身着紫裙,雍容华贵,眉宇间有着一点红痣的女子正与一名俊朗的青年说道“秦浩,你就放心吧!有我从中撮合,你和雪儿的事八九不离十。不过,你大哥那边……”

    “三公主放心,只要我与小公主的事能成,大哥那边我帮你搞定!”俊朗青年秦昊一脸自信的说着。

    正在这时……

    院外传来独孤雪清脆如银铃般动听的声音“三姐,我来了!”

    “呵呵,小妹来了!”

    三公主微微一笑。

    秦浩连忙整理了下衣服,一脸灿烂的笑容转过头去,可当他看到被独孤雪牵着手跑进来的凌剑辰时,他脸上的笑容嘎然凝固,取而代之的一抹羞怒和冰冷。

    三公主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皱眉看着独孤雪,训斥道“小雪,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姐姐我这里带?还不让他滚出去,在外面待着?”

    秦浩也是附和道“雪儿,还是让你这下人到外面待着吧,这里毕竟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独孤雪脸上笑容一敛,微皱着黛眉,道“剑辰哥哥才不是下人呢!他是我……是我的好朋友!”

    三公主一愣,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秦浩眼中妒忌之色却是愈发的浓郁,一抹阴狠之色一闪而过,沉声道“朋友?不知这位兄弟是哪家的子弟,能成为雪儿的朋友,那应该不是默默无闻之辈,为何我从没见过?”

    凌剑辰尚未说话,独孤雪却是不答应了。

    她双手叉腰,怒气冲冲道“秦浩,你给我闭嘴。我都说了剑辰哥哥是我朋友,难道我独孤雪交朋友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

    “你、你竟然为了他骂我?”

    秦浩一脸苍白,眼中妒火中烧,他却不敢训斥独孤雪。目光一转,怒不可遏的瞪着凌剑辰,毫不留情的训斥道,“小子,我乃秦家二公子秦浩,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奉劝你离雪儿远点。这一次看在雪儿的面子上,我饶你不死,若再让我见到你缠着雪儿,我定斩你!”

    “秦浩,你过分了!”独孤雪凤眸怒瞪道。

    秦浩却是不理她,直勾勾的盯着凌剑辰“你还留在这丢人现眼不成?还不快滚?”

    面对着秦浩一而再再而三的训斥,凌剑辰也是怒了。

    他轻轻扯了扯独孤雪,示意她莫要说话,斜着眼眸打量着秦浩,淡淡道“谁的裤腰带没绑紧,把你漏出来了?雪儿不愿搭理你,你就拿我当出气筒?信不信再哔哔,我直接把你打得缩回裆里,不敢出来?”

    此话一出。

    整个后院,顷刻间变得寂静了下来。

    唯有秦浩那愈发急促和愤怒的呼吸,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