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第199章 林晗雪,你怎么舍得?
    晚间,东苑里亮着灯。

    顾远霆走到卧室门口,他默默站了一会,方才打开门锁,走了进去。

    林母看见他进来,心里便是一惊,只站起了身子,和他道了句:“少帅,您来了。”

    顾远霆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向着里面看去,察觉到他的视线,林母遂是言道:“我去厨房看看汤炖好了没有,少帅您先进去吧。”

    “有劳母亲。”顾远霆的声音仍是恭敬的,林母听在耳里,念着他这一声“母亲”,只觉心里五味杂陈,她无声的叹了口气,离开了卧室。

    待林母走后,顾远霆向着里屋走去,透着床头的小灯,就见林晗雪还不曾歇息,她倚在那,手里却拿着一件为孩子织的小斗篷,听到顾远霆的脚步声后,她转过头,看见他进来,她慌忙将那一件斗篷塞进了被子,一颗心却是攥紧了。

    顾远霆的目光落在她的面颊上,见她肤色苍白,弱不胜衣的坐在那里,原先便纤细的身子更是消瘦了许多,这一次小产,大大的损耗了她的健康,落在他眼里,只觉说不出的心疼。

    顾远霆在床前坐下,握住了她的手,林晗雪想要挣脱,他却是伸出胳膊,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宽厚而温暖,尤其在如今这个时候,更是让人生出无限的依恋之意,林晗雪嗅着他身上那一股熟悉的硝烟味,她的眼圈湿润了起来,只不由自主的想要向着他依偎过去,可是很快,她想起了徐天澈,想起了徐天澈看着自己的那一双眼睛,在永安巷时,他曾拉住她的手,和她说了句:“冬儿,别去。”,他的眼中藏着深不见底的痛苦,而那一股痛苦,正是源自于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林晗雪的眼睫轻颤着,终是从顾远霆的怀里抽出了身子,她看着他的眼睛,和他道了声:“你放了我吧,顾远霆,你让我走吧。”

    “你想让我放了你,除非我死。”男人的眸光暗沉,他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和她低着声音,一字字的吐出了一句话来。

    “在南大营,我是故意摔下去的,我本来可以扶住栏杆,可我没有扶。”林晗雪的眸光平静,她望着顾远霆,和他轻声开口。

    她的话音刚落,顾远霆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的手指用力的握住了她的细肩,和她哑着嗓子道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因为,”林晗雪迎上他的视线,逼着自己说出了那样残忍的话,“你的孩子,我不想要。”

    闻言,顾远霜的眼睛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裂开了般,沁出了血色,他发了狠,一把扣住了她的身子,低吼道:“就因为徐天澈?就因为他,你杀了我们的孩子?”

    “是。”林晗雪强忍着泪水,和顾远霆清晰而微弱的吐出了一个字。

    顾远霆想起那一个孩子,想起他的小手小脚,想起他酷肖自己的眉眼,他的心中一阵刺痛,只低哑着声音质问着面前的女子:“林晗雪,你怎么舍得?”

    林晗雪的心酸楚到了极点,她的泪水悄无声息的从眼眶中落了下来,却仍要去刺痛他:“顾远霆,这是你的报应。”

    “我的报应?”男人低低的念着这几个字,却是笑了,他笑出了泪,只一把捏住了林晗雪的下颚,和她说了句;“林晗雪,你是个没心肝的女人。”

    语毕,顾远霆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他站起了身子,眼前却是倏然一黑,不得不扶住了墙壁,方才站稳。

    他的脚步踉跄,犹如一个喝醉了人一般,向着外面走去。

    林晗雪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冲上了眼眶,她将那一件小小的斗篷从被子里取了出来,看着上面的花纹,念起那一个没保住的孩子,一颗心只疼的仿佛要碎了般,她将那件斗篷贴向自己的面颊,泪水便是落在了那些花纹上,转瞬不见了踪影。

    没有人知道,若是可以,她情愿拿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

    顾远霆离开了卧室,他的步伐仓促,过了月洞门时,却听身后有人喊着自己:“少帅。”

    顾远霆停下步子,他转过身,就见齐月荣从暗处走了出来。

    “荣姨。”顾远霆唤出了两个字。

    齐月荣望着面前的男人,她抬起手,十分轻缓的抚上了顾远霆的面容:“少帅哭了?”

    顾远霆避开了齐月荣的手,和她道了句:“没有。”

    齐月荣心下一叹,也不曾点破,只和顾远霆道:“让她跟我走吧。”

    顾远霆面色一变,立刻开口道:“不行,她哪里也不能去。”

    “让她跟我上山,在庵子里住上一阵子,山上气候宜人,最适合她休养身子。”齐月荣声音平稳,徐徐出声,一句话说完,顾远霆眉宇间略有所动,不再如方才那般强硬。

    “你若再把她禁锢在这座帅府,她的下场,只会和你娘一样。”齐月荣默了默,又是吐出了一句话来。

    听着齐月荣的话,顾远霆眸心剧震,他看着齐月荣的眼睛,过了片刻,男人终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齐月荣微微松了口气,她看着顾远霆的眼睛,却是说了句:“若是你娘还在,看着你这样,不晓得会有多心疼。”

    闻言,顾远霆却是笑了,他的眉宇间蕴着苦涩,就那样淡淡开口:“若是娘还在,我又怎么会这样。”

    齐月荣心中一怔,就见顾远霆向着自己看来,月光下,他的脊背笔直,五官英挺而深隽,和自己静静的出声,“荣姨,我想她了。”

    齐月荣心下一酸,眼眶却也是湿了起来,“少帅……”

    顾远霆一个手势,止住了她余下的话,男人转过身,就那样大步离开了东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