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433章 对不起
    看着这一幕,霍桑的心里面就堵着一口气,她有眼睛,她分明是能看得出来,邢臣佑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自己的位置,哪怕这位置很小,但是,还是有的。

    他说她不承认,那么,他自己呢,他什么时候承认过

    邢臣佑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他喜欢她,至于爱,她是不敢奢求了的。

    霍桑想到这里,心里堵着的那口气就更深了一些,根本不能释怀,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暧昧,这个男人,却好像很享受这种什么都不说的暧昧。

    不负责,不表白,不说清楚一切,就这样在暧昧的世界里稀里糊涂的。

    霍桑别开了头,伸手去拿邢臣佑手里的药,然后,声音很是冷淡的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有手。”

    邢臣佑怎么可能让她拿得到自己手里的药,他的手也没有往后缩,只是让她抓着药膏,而他则抓着另一端。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给你上。”

    沉沉的声音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霍桑皱了眉头,心底里有些火气,毫不掩饰,她冷嘲热讽道,“邢总这么高贵,哪能给我上药啊,还是我自己来。”

    邢臣佑像是一点都听不出来霍桑语气里的嘲讽,淡定地拉开了他的手,然后在棉签上抹上药,往她的脸凑过去。

    霍桑再次别开脸,那样子,嫌弃邢臣佑嫌弃的厉害,摆明了一副绝对不会给他上药的样子。

    邢臣佑看着霍桑的皮肤都烧成这个样子了,她却还是冷着脸不吭一声,心就又疼了一下,可惜,他不能说,他只说道,“你再怎么样讨厌我,也不能拿自己开玩笑。”

    “我怎么样,是我的事情,和邢总有什么关系”

    霍桑一点都不想承邢臣佑的好意的样子,好像就是要和他撇清关系。

    “霍桑”邢臣佑的神情里立刻带了点认真,凝视着她,语气也加重了一些。

    霍桑不搭理她,闭上眼睛,强行忍受着脸上的疼痛。

    “对不起。”邢臣佑看着他,低哑的声音里染着说不清楚的情绪,但他很认真。

    这一瞬间,一种难言的委屈涌上霍桑心头,她紧咬着唇,他清楚的,他明白的,他知道自己想听的根本不一句对不起。

    她不想要听什么对不起,邢臣佑也没什么对不起她的,她不要听这个。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霍桑虎着脸说道。

    邢臣佑低着头再次尝试着给霍桑抹药,“是我不好,你也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好好抹药。”

    他这个人,说不来什么甜言蜜语,也温柔不下来,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

    可霍桑知道,邢臣佑已经是在低头了,能让他低头的人和事不多。

    她的脸还在疼,那种好像正在被烧灼的疼,疼的她说不出别的话了。

    她的确不能拿自己的脸开玩笑。

    霍桑闭着眼睛,就当还是刚才那个可爱的小护士给自己上药吧。

    邢臣佑看霍桑没有挣扎了,也没有冷嘲热讽了,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上药的动作很是轻柔。

    雷克正在调查蓝心湖的佣人,也让人将那个从蓝心湖

    被赶走的佣人重新带来审问。

    那佣人的嘴巴很紧,死活不承认,她在蓝心湖工作这么多年了,很是清楚,蓝心湖是属于邢臣佑的家,里面是没有监控的,没有人有证据是证明她做的。

    她要是承认了,才是真的完了,到时候,安青丝曾经许诺过自己的那些也会没有。

    所以,她死死熬着,就是不松口,任凭雷克怎么威逼利诱都没有改口。

    “是安小姐让你这么做的么”雷克第一次这么直接问出声,同时,他观察着那佣人的脸部表情,就算是再微小的表情变化,他都是能看得出来的。

    那佣人的垂着眼睛,脸上没什么变化,但是手指却忍不住颤抖了两下,看起来,是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了。

    雷克顿时心里就有点底了,他也知道了追问的方向了。

    “所以,安小姐给了你很大的好处,那你做对夫人不利的事情,是这样的,对么”

    佣人抿紧了唇,好一会儿才说道,“雷特助,我和安小姐都不熟,我只是一个佣人,为什么要听安小姐的话雷特助,你想多了。”

    安青丝因为才被截肢不久的原因,行动不便,医院里直接派了救护车到了蓝心湖来接她。

    “什么意思说说清楚”

    那可是他们的失职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雷克打电话。

    他说完这句话,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还在被他审问的佣人。

    等她到医院的时候,霍桑刚好被邢臣佑抹好药。

    “刚刚安小姐也在喊脸疼,我们过去一看,安小姐的脸,和夫人的脸一样了,一样的症状。”

    那佣人感觉到雷克在看自己,立刻就低下了头,不敢再做出那样的表情来,她知道,那样很容易泄露出一些事情。

    雷克听到这消息真的也是懵住了,在他刚刚能够几乎确定指使那佣人对夫人下药的人就是安青丝的时候,安青丝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正好就看到了那佣人也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样子,他眯了眯眼。

    雷克抿了抿唇,一张脸也阴沉的厉害。

    “她给了你钱,还是给了你什么资源”雷克却还在猜测,一边说,还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

    如果他再说是安青丝指使的就显得有些过分了,而且,的确证据也不足。

    电话一通,对方就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把雷克都弄懵了。

    雷克叹了口气,没有足够的证据是关键。

    那佣人死死咬着牙,半个字也不承认。

    邢臣佑离开去找南少琛的时候,霍桑就听到外面的安青丝的脸也被伤到进医院了。

    “继续审问”雷克冷冷说道。

    “雷特助,不好了安小姐的脸也出问题了”

    “让人立刻送安小姐去医院。”

    即便他猜测是不是安青丝使的苦肉计,但是,没有证据,总是不行的。

    守着蓝心湖的保镖赶紧如实禀报,当时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们都吓坏了,明明整个蓝心湖都被他们监控管制住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