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340章 什么东西,好像错了
    秋小池还没睡,她坐在轮椅上,就坐在窗边,看着外面,背影清瘦寂寥。

    霍桑一看到她的背影,眼眶就不可抑制的红了,鼻子酸溜溜的感觉根本控制不住,她咬了咬唇,神色有些恍惚。

    这真的是她妈妈么她的生母不是已经去世了么

    霍桑按了按额角,有些难受,更不敢抬腿跨进去。

    她几乎是从秋小池的房间落荒而逃的。

    等从秋小池的房间跑出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霍桑有些迷茫的摸了摸胸口位置,那里刚刚生出了一种类似羞愧的感觉。

    可是,她有什么可羞愧的呢,是因为不记得她了,所以才羞愧么

    霍桑有点想不通,忍不住还回头看了一眼,她妈依然坐在轮椅上,面朝着窗外,对于她刚才的进去,似乎没有半点反应。

    “我妈怎么会在这里的,也是被邢臣佑带来的么”

    霍桑记忆里迷蒙一片,但她想不通,她妈还活着,怎么会在邢臣佑这边,是他强行掳了她妈来的么就像他将自己强行掳来一样。

    佣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秋小池的确是先生带回来的,但那也是因为夫人要将她带回来的原因。

    否则,秋小池绝对不可能住进蓝心湖的。

    “是的。”她想了想,回答是也没什么问题。

    霍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皱紧了眉头,心里对邢臣佑的不满又多了一些。

    他将自己掳来也就算了,竟然将她妈也找出来抓过来,他究竟想干什么

    霍桑心里乱乱的一股气也憋着,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阴晴不定,但目前好像除了回那间房间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绕了一大圈回到之前的那间房间,霍桑都有点心累了。

    邢臣佑早已洗完澡,他穿着一件黑色绸缎质感的睡衣,慵懒的躺在床上,靠在靠枕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起来闲适不已。

    他看到霍桑回来,也不奇怪,手里的书也没放下,只挑眉朝她看了过去。

    “回来了”

    邢臣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没什么得意之色,但霍桑看到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却气不打一处来。

    “邢臣佑,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把床都弄走,连沙发都不留下”霍桑气炸了,“你是故意非要我和你睡一起么邢臣佑,你要不要脸你无耻”

    她又不是他老婆凭什么和他睡一起

    佣人担心地看了一眼霍桑,真担心夫人太过生气而把孩子弄伤了。

    但她不敢进去,只是朝里面扫了一眼后就默默地拉上了房间门,走了出去。

    霍桑正在气头上,所以,没注意到佣人的这个动作,只双目瞪着邢臣佑。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睡一起,天经地义。”邢臣佑低沉清冽的声音有点慵懒,大概是因为洗完澡的原因,他挑眼看向霍桑的那个眼神都比平时要多了一分魅惑。

    “谁跟你是夫妻”霍桑无语,胸口憋着闷气,她上上下下打量邢臣佑,语气里都是嫌弃,“我霍桑怎么会看得上你我丈夫是盛溶,他温润如玉,又体贴,哪像是你,一张脸和欠了人几个亿似的”

    她喜欢盛溶那种温暖的感觉,怎么会喜欢邢臣佑,怎么会和他是夫妻

    n

    bs她不可能喜欢上邢臣佑的,这个男人也太狂妄自大了,就算他长得不错,但她绝对不会和他是夫妻,绝对不会喜欢他的。

    邢臣佑听到霍桑三番五次夸盛溶,在她嘴里,盛溶什么都好,将他死死比了下去,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啪

    邢臣佑一下合上书,抬眸眼神冷厉深沉地看着霍桑,“霍桑,你别以为你现在是不正常的,我就拿你没办法”

    任何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总提起另一个男人怎么怎么好。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的男人。

    不正常

    她怎么不正常了

    霍桑皱眉,看着邢臣佑,往后退了一步,警惕无比,“你想干什么”

    邢臣佑看着她防他和防贼一样,脸色更加难看,他起身,翻身下床。

    霍桑下意识的继续后退,背都靠在了墙壁上了。

    邢臣佑上前两步,一个弯腰,一把抱起霍桑,带着她往床边走。

    小医生也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霍小姐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只是”

    霍桑的手揪着被子,心里紧张,她担心邢臣佑对自己施暴。

    这个男人曾经对她是不是做过什么,否则,为什么只要想起和他有关的事情,她就头疼的厉害,比任何时候都厉害。

    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邢臣佑”

    “她怎么样”

    “皎皎呢。”霍临琛的脸色有些苍白。

    手术时间不长,等小医生从手术室出来,霍临琛立刻走过去。

    半小时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医生开始替霍皎做手术。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男人转身却去了露台,在露台的椅子上坐下。

    “只是以后无法生育了。”

    邢臣佑一句话没说,俊脸沉着,将她放到床上,强行将被子盖上,不让她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霍临琛重新赶到医院,秘书没看到他身后带着霍桑,也没看到他的脸色好转,立刻就知道,南少琛是不可能过来给霍皎手术的了。

    霍桑不由自主得呢喃了一下这个名字。

    霍桑头皮发麻,浑身肌肉都紧绷着,神经都是绷着的,“你,你要干什么”

    霍临琛听到这个,皱了皱眉,但却不在意,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天色已经暗了,外面的灯也是昏黄色的,在温暖与寂寥里徘徊。

    “防话出去,只要能给皎皎立刻动手术的医生,我个人投资一百万给他。”霍临琛的嘴唇苍白着说出这句话。

    秘书带着他去手术室那边,霍皎早就做好了动手术的准备,只等着霍临琛过来时将南少琛带过来。

    可显然,现在事与愿违。

    是她的错觉么,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错了。

    秘书立刻去办这件事。

    霍皎的时间不多了。

    他想到了霍桑的决绝,想到了邢臣佑的冷酷,眼中暗光浮动。

    “只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