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337章 太自以为是了吧
    霍临琛看着缠枝大门后的豪华别墅,发红的眼睛像是狂兽一样。

    他只咬着牙,“我要见她”

    霍桑吃过饭,有点撑,所以下床想走动一下,消化一下,那个南医生都说了,她吃过盛溶给的药,现在孩子很好,不会有事的。

    邢臣佑陪着她,在阳台上。

    与其说这是阳台,不如说是个大露台,露台上摆放了很多花,这些花养得很好,看起来绿意葱葱。

    此时夕阳的光泛着橘色的光,将这里照的很美。

    霍桑不想和邢臣佑说话,所以一路都没说话,心里却有点想念盛溶的温柔,他笑起来如沐春风的样子,她很喜欢。

    那是她从前的生命里很缺的东西。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邢臣佑不准她用手机,电脑什么的都是不能用的。

    她的工作是编剧,如今也没能继续写作,还有上次她写的那个青春剧剧本,桂元抄袭了她,盛溶要帮她重新做一个项目的,现在也不了了之。

    霍桑想着,脑子里又开始模糊和混乱起来,一些奇怪的画面和人在脑海里出现,盛溶的脸在脑海里不断闪现,但奇怪的是,邢臣佑的脸竟然也会闪现一下。

    她捂住了头。

    “头疼”邢臣佑的目光一直落在霍桑身上,见她闭眼,痛苦地闭眼,低头问道。

    近在咫尺的声音,男人带着青草气息的味道也近在咫尺。

    霍桑皱了皱眉,朝着旁边挪了一点,“和你无关。”

    邢臣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抬手打了个电话。

    虽然距离很近,但霍桑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霍桑抬头朝着远处看风景,蓝心湖的构造,其实和盛溶那边的别墅很像,尤其是下面的花园还有植物,种的竟然都差不多。

    夕阳西下,一切看起来都有种安谧的美好。

    她的视线很自然地眺望远方,一眼就看到了缠枝大门外的纠缠。

    霍桑的视力很好,所以,她一眼就看到了霍临琛和那几个保安纠缠着,死活不肯走的样子。

    她皱了皱眉。

    邢臣佑打完电话,抬眼看到的就是霍桑皱着眉头盯着前方的样子,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眼也看到了霍临琛。

    他脸色迅速冷了下来。

    霍桑盯着霍临琛看了两秒,忽然说道,“你让他进来吧。”

    邢臣佑挑眉,“没必要。”

    霍桑想起霍家人,脸色的确没什么好的,“我也想感受一下高高在上的俯视他们的感觉,看看他们以前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邢臣佑没说话,却对着缠枝大门那边的方向打了个手势。

    有保安一直注视着邢臣佑这边的动静的,看到他做了手势后,让人松开了霍临琛。

    霍临琛因为纠缠,脸色都涨红着,内敛沉默的脸上此刻是真的狰狞。

    红叶接到邢臣佑的电话,迅速就下了楼去找霍桑。

    霍桑看到红叶到露台这里来,心里也有些奇怪。

    这个时间,她的月嫂来这里干什么

    n

    bs红叶看了一眼邢臣佑,邢臣佑一个眼神看过去,她就知道,现在不是治疗的时机,她安静地站在霍桑身后。

    霍桑安静地等着霍临琛过来。

    也不过是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刚才还是晚霞迷人的天色,现在却是要开灯了。

    露台上的灯开了,那灯光很美,不是很明亮的昏黄色,有一种温馨祥和的感觉。

    小星星就站在霍桑面前,警惕地盯着霍临琛。

    “我被欺负的时候,你的沉默和冷漠厌恶的眼神对我的伤害不比霍家任何一个人低,你是没主动伤害过我,但这又有什么区别”

    “以前在霍家的时候,你偶尔会因为可怜,帮我一下,比如,在你给霍皎热牛奶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我,给我热一杯,比如,你给霍皎买了什么礼物,偶尔也会给我捎带一份,只不过,东西的价值,天差地别,仔细想想,真的是举手之劳,但是,只要我和霍皎有冲突,你永远站在她面前,冷漠厌恶地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了不得的错事。”

    邢臣佑不会管这样的事情。

    空气里静默着,邢臣佑靠在露台边,冷峻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他也只是朝着霍临琛扫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的旁边的盆栽。

    一口气把话全部说了出来,霍临琛整个人都松了口气,然后,他凝视着目光,看着霍桑,等着她的回答。

    可他现在自己却成了乱糟糟的样子。

    他事先早就想好了见到了霍桑该怎么说,但是等到真的见到了,他却发现自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看着霍桑,一张嘴就像是被封住了一样,半个字说不出。

    霍临琛每走一步,步子都是极其凝重的。

    他话不多,做事有条理,总之,是最不喜欢乱糟糟的样子的人。

    霍桑听着霍临琛的语气是难堪而晦涩艰难的,她虽然比他矮,但明显感觉到霍临琛在自己面前低下了头,而她该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

    霍桑见到霍临琛衣服凌乱,头发也乱糟糟的样子,也有些愣住了。

    霍桑说到这里,笑了一下,神情淡淡的,“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因为你求情,就让南少琛去救霍皎凭什么认为我能说得动南少琛霍临琛,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面对霍皎,或许她会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但是,面对霍临琛,她的心情只十分复杂。

    他很清楚,只有霍桑改口了,霍皎才有机会。

    可霍临琛知道,他有时间,霍皎却没有时间等下去了。

    所以,他深呼吸一口气,率先开口。

    印象里,霍临琛一直是沉稳内敛的,什么都弄得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姿态优雅。

    霍桑一下子面对霍临琛,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同时,他还朝着邢臣佑看了一眼。

    霍临琛身体一僵,看着霍桑淡淡的表情,整个人忽然颓了下来,人都好像苍老了几岁。

    “桑桑,皎皎被人下了那种药,受伤严重,神志不清,现在需要紧急做一场手术,这个手术,只有南医生可以做。”

    但他只看到邢臣佑低垂着视线,冷淡的把玩着旁边的盆栽,便很快将目光又放回到霍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