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114章 还白白骗了她这么多眼泪!
    霍桑点头,雷克转身匆匆就走了。

    现在雨还不算大,霍桑蹲下身来,将花摆摆正,低着头,想了想,才开口,声音轻轻的,“妈妈,我长这么大,现在才来这里看看你,实在是不孝,我对不起你,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妈妈你是清白的,林前辈对我说过,妈妈是个很好的人,我坚信这一点。”

    墓园周围很安静,霍桑能清楚听到她自己的声音。

    “妈妈,等下一次,我带小星星来,小星星是我儿子,他长得很像邢臣佑,漂亮可爱,还聪明懂事,拥有小星星,是老天对我这辈子最大的眷顾了。”

    天忽然打了个雷,霍桑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被吓了一跳。

    她抬头看了看天,感觉这雨好像下的大了一些,迎着天空,雨就都拍打在她脸上了。

    “是妈妈听到我说的话,所以哭了么”霍桑喃喃出声,忽然觉得有点难过。

    她在霍家,蒋玉华和霍司廉再怎么对她不好,她也是活着长到现在,她还活着,离开了霍家,将来也能过得更好。

    可是,她的母亲,却早早走了,长眠在这空幽冷寂的墓园里,一日复一日。

    霍桑低着头,鼻子一酸,她真的太想知道,当年她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小姑娘啊,这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啊。”

    霍桑正伤心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道略显苍老的女声,她回头一看,是个年纪大约六十来岁的妇人,神色有些沧桑,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好像刚哭着。

    “老婆婆你也是来祭拜的么”

    “是啊,来这里还能为什么呢我家老头子和你面前这墓里的故人,可是同一天进来的。”

    那老妇人说着,眼角又流出眼泪来,只不过这会儿下小雨,小雨混杂着泪水,看的倒不是很清楚了。

    霍桑一听,哎呀,这老妇人也是个可怜人啊,丈夫死了二十多年,她现在想起他还是一把泪,这感情,真是鹣鲽情深。

    毕竟她妈妈也死了二十多年了,听霍司廉说的,她妈妈在生下她没多久可就死了的。

    “哎,是啊,活着的人更要珍惜身体,保重身体,阿姨您和您丈夫感情一定很好吧,他去世那么久了,您还这么惦记他。”

    霍桑感慨道,这份感情令人羡慕。

    那老妇人一听,点头,眼泪流的更多了,“我和我家老头子,感情是很好的,我那时候结婚到现在,我就没做过一次家务,家里的活都他干,晒被子这样的小事,都不会让我沾手的,现在他忽然一走,都一个多月了,我还没习惯做家务事,样样都做不好,一做就会想到我家老头子”

    “那你们感情真的很好,这一个多月了嗯一个多月”

    霍桑听着就羡慕这样的感情,可她忽然反应过来,她妈妈可是二十多年前就葬入无冬墓园的,既然这老婆婆说她家老头子是一个多月前葬入的,那和她妈妈,不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么

    二十多年和一个多月可是差了很多的

    霍桑一个激灵,也不忙着伤春悲秋了,赶紧转头看向身边的老婆婆,“老婆婆,你刚刚说什么,一个多月,你说你家丈夫死了一个多月了”

    n

    bs“是啊,都死了一个多月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了啊”那老妇人点点头,心里面更加悲伤了。

    霍桑直接站起来了,抓住了那老婆子的手,很认真,很紧张的又问了一句,“老婆婆,你说,我妈妈的墓,是和你丈夫同一天搬进来的”

    “对,对啊就是一天进来的,那天我在的,不过,你妈妈葬进去的时候,我家老头子已经进去了,只不过我又折返回来了一趟,才看见。”

    那老婆子被霍桑的反应吓了一跳,忙回道。

    霍桑心里一沉,逐渐松了松那老婆婆的手。

    雨好像下得更大了一些,淅淅沥沥的,落在霍桑脸上,糊了一脸。

    她感觉自己被骗了,刚才的眼泪都白流了。

    什么鬼,这肯定又是邢臣佑搞来骗她的

    还白白骗了她这么多眼泪

    霍桑气的快冒青烟了,邢臣佑,真是,真是要不要脸啊,这种事也能骗人

    那老婆婆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孩子,看着她被气得不行,忍不住都跺脚了,便好奇问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霍桑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那老婆婆便又说了一些安慰霍桑的话,随后因为雨越来越大,问过霍桑和不和她一起走,霍桑拒绝后,她就撑着她那把老花伞走了。

    雷克取了伞是快跑过来的,但是,无冬墓园很大,一来一回也要时间。

    这么短短五分钟的时间,这雨就下这么大了。

    雷克喘了口气,才赶到霍桑身边,“霍桑小姐。”

    他将伞撑到了霍桑的头上。

    霍桑却静默着,没有半点反应,她蹲在地上,摸着那束百合花。

    雷克跟在邢臣佑身边也这么久了,洞察力和观察力都是相当敏锐的,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霍桑不对劲。

    果然,紧接着,他就听到霍桑冷哼了一声。

    “哼,雷克,你跟着你们邢总把我耍得团团转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啊”霍桑的声音,冷飕飕的。

    雷克听着都打了个哆嗦,但他皱了皱眉,霍桑小姐的意思是

    “这个墓,是一个月前才进来的,你们跟我说,这是我妈妈的墓开玩笑呢吧”霍桑一下站了起来,吓得雷克都往后退了一步,哆嗦了一下。

    雷克也愣了一下,霍桑怎么会知道这墓一个多月之前弄进来的他已经打点好墓园里的管事了,若是霍桑问起来就直接告诉他们墓是二十多年前迁进来的。

    “好奇我怎么会知道的吧”霍桑是真的生气,并不想解释太多,“你们隐瞒我还要花费这么多功夫,真是费心了”

    雷克是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明明都安排妥当了。

    他沉吟片刻,说道,“这件事看来也瞒不了霍桑小姐了,本来大少担心霍桑小姐伤心,所以让我瞒着小姐的。”

    “到底什么事”

    “其实,霍桑小姐生母以前是被人随便葬在一个乱坟的,大少花了一番力气,才找到,命人迁坟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