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93章 你帮得了我们的,你能的!
    霍桑很佩服蒋玉华,她知道自己不会直接接她的电话,所以,用的是一个陌生电话。

    可当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的时候,她第一反应还是要挂断电话。

    “等等”蒋玉华瞬间拔高了声音,“桑桑,等等,我求你了,你让我把话说完,我求你了,霍司廉好歹是你的父亲。”

    霍司廉

    霍桑眯了眯眼,再怎么想忽略霍家的人,可霍司廉总是她的父亲,她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忍不住还是有些钝痛。

    她的亲生父亲看着她的时候的那种厌恶的目光,她不会忘记。

    “我早就被逐出霍家,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你爸生病了”蒋玉华担心霍桑会立刻挂断电话,抓紧了手机,声音都尖锐了起来。

    霍桑的手一顿,差点把手机丢掉,她很想就这样挂断电话,可她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却让她抓紧了手机,“你什么意思”

    蒋玉华见霍桑没有挂断电话,松了口气,她知道,霍司廉好歹是她爸,哪有子女能彻底和亲生父母割断关系的。

    她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和情绪,说道,“你爸从楼上摔了一跤,腿断了,加上前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他现在的情绪不好,身体也就受到情绪影响,更不好,你知道的,家里面现在财务都出现危机了,你哥哎,你哥天天加班,年纪轻轻的,都有了很多白发了,但生意还是”

    说到最后,蒋玉华自己就忍不住开始掉眼泪了。

    这些,她说的都是真实的情况,所以,她现在掉眼泪,也是真情实感的。

    霍桑想到霍司廉,又想到那个同父异母的沉默寡言的哥哥霍临琛,她与他们的关系都很寡淡,尤其是霍临琛,从小时候开始,这位哥哥就一直很沉默寡言,他们本来就不熟,所以,听蒋玉华说这些,她心里没什么波动。

    “他身体不好,自有医生护士来照顾,你和我说也没有用。”

    “桑桑,我知道,我知道之前因为你姐的事情,你与你爸之间有不可调解的矛盾,我已经训斥过你姐了,你姐是真的不懂事,现在她已经被我赶去国外好好养养性了,但是,你爸怎么说,都是你爸,他因为摔倒,医生还说他脑部有淤血,情况不好,他年纪又大了,整天又还操心霍家的生意,我看着,真是心疼。”

    霍桑抿着唇,听着蒋玉华说霍司廉的事,她以为她自己会无动于衷,但竟然忍不住还想听下去,但她咬牙狠了狠心,“我帮不了你们。”

    “不,桑桑你能帮的了我们的,你能的”蒋玉华生怕霍桑挂电话,接下来的话,说的非常快,

    “桑桑,我也不求你帮我做什么事,不求邢大少出手放过我们,我只是求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能不能让霍家能够有一个喘息的机会,明天,是邢太太的生日,她在家中举办生日宴,到时候,上京的名流们都会去参加,桑桑,你是邢太太的儿媳,你能不能,让我也跟着一起去”

    蒋玉华每一个字都说的低声下气,和从前对着霍桑盛气凌人的样子截然不同。

    她好像真的是走投无路才求到霍桑这里一样。

    霍桑皱眉,“我帮不了你。”

    孙琳和她可不是真正的婆媳,再者,她和孙琳的关系并不好。

    蒋玉华愣

    住了,她说了这么多,这霍桑怎么可以还这么心狠

    在她愣神的时候,霍桑就挂断了电话。

    只是,她一直想着蒋玉华说的话,霍司廉真的摔断腿还脑子有淤血了么

    霍桑知道霍家一直去的医院是哪家,也知道霍家的家庭医生是谁,她没花什么力气,就打听到了这件事。

    霍司廉的确是摔断了腿,昨天摔断的,是从家中紧急送往医院的,情况也真的和蒋玉华说的那样,霍司廉情绪不佳,郁郁寡欢。

    “活该”霍桑皱着眉头,低喝了一声,可心里却忍不住挂念着这件事。

    她给雷克打了电话咨询,“雷克,你认识国内或者国外在颅脑这块厉害的医生么就是年纪大的人脑中有淤血,需要动手术的那种。”

    雷克笑着说道,“南少就擅长,怎么了,霍小姐,是谁需要”

    “没什么,把南少琛的联系电话给我,还有,你别告诉邢臣佑我问过你这个。”

    霍桑下意识地不想邢臣佑知道,选择了隐瞒。

    雷克不是个喜欢探寻别人隐私的人,点头答应。

    蒋玉华挂断电话后,却是直接气的摔了手机,手机在地上瞬间屏幕就碎了。

    “小贱人我都这样低声下气了,竟然都死死咬着不松口要不是现在这上京没人搭理霍家,谁会求到她霍桑这个小贱人面前去”

    蒋玉华插着腰,在客厅里来回走着,嘴里骂骂咧咧,“这小贱人是真的心狠,她亲爸都这样了,竟然都无动于衷”

    佣人们低着头站在一边,完全不敢说话。

    昨天霍司廉从楼上摔下去,就是因为和蒋玉华吵架,他们看到了一点的,就是太太推的先生

    蒋玉华把能想到的脏话都骂给霍桑,然后心里面才舒服一点。

    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张脸铁青着,最后忽然脑子一激灵,想到一件事。

    孙琳是邢臣佑的继母,而她是霍桑的继母,一定程度上,她和孙琳的位置是一样的,他们亲家见面,也是正常的,她去捧场自己亲家的生日会,不需要什么请帖,只需要这个人情关系不就行了

    蒋玉华想明白这点,立刻让人去准备礼服,并准备好好保养一番,明天去了不能丢面

    那边,霍桑和南少琛了解了很多霍司廉的情况动手术的各种可能,并约了时间见面详谈。

    转眼就到了孙琳生日这天,霍桑收拾妥当,准时出了门。

    在等她走后,邢臣佑才带着小星星换衣服。

    小星星兴致缺缺,以为爹地是带他出去玩什么的,直到邢臣佑告诉他,“你妈咪去的生日会,只能女士参加,但是,男士有专门的酒会,同一场所,同一时间,分开举行。”

    父子俩二十分钟后,也从蓝心湖别墅出发。

    霍桑第一次单独参加这样的生日会。

    邢家很大,她一到,立刻就有佣人带着她往里面进去。

    办生日宴的地方,是邢家专门举办宴会y的一个厅。

    霍桑看到前面带路的服务生旁边的是穿着礼服的男人,忍不住询问,“不是说今天的生日会只有女人参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