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靠边站 > 第35章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爹地了!
    听说,这位邢大少的脾气不太好。

    制片人笑呵呵的,又是斟酌了一番一会儿和邢大少该怎么说话,毕竟,他这个制片人,只是表面上挂名的,实则背后另外有人的,他只是被推到明面上的人罢了。

    他没那么硬气。

    邢臣佑收回视线,手指在大腿上敲了两下,“理由。”

    小星星抓紧了手机,在电话那端很紧张,小脸哼哼着,“就当做我和爹地的秘密,我们都是男人嘛,男人之间有点小秘密,也是正常的,对不对,爹地”

    邢臣佑眯了眯眼,笑了,这小不点。

    “如果爹地帮了我这一次,我也会帮爹地一次的,好不好”小星星声音甜甜的,透着股软萌,“就当我先欠爹地一次嘛”

    邢臣佑换了只手拿手机,踩着小星星自己铺的台阶下,答应了这件事,“可以。”

    “爹地,那我们说好了,我把手机还给老师了。”

    小星星把手机还给了老师,心里很高兴,他肯定会卖力帮爹地追妈咪哒

    他真是越来越喜欢爹地了

    老师战战兢兢地结果手机,和邢臣佑谈了一下。

    邢臣佑定下了去学校的时间,随后挂断电话,这才是打开车窗,看向外面的男人,眼神里带了点询问和绅士,让外面的制片人心情都跟着紧张起来,说话小心翼翼的。

    “邢总,我是故城这部电影的制片人,我姓章,是这样的,霍桑小姐和霍皎小姐想进行一场试镜直播来比拼,我们来邀请邢总现场观看试镜并指点一二。”

    邢臣佑挑眉,冷峻的脸上没多少表情。

    制片人谄媚的小心翼翼,毕竟,邢臣佑这样的身份,既不是演员也不是导演,其实没什么可指点的,但

    邢臣佑打开车门,抬腿下来。

    制片人将伞立刻撑到了他头顶上方,心中雀跃,哪怕自己被淋湿了也没关系。

    霍桑的头发因为淋湿了,所以散着,在空调风下,干的差不多了,垂在胸前,有种凌乱的美。

    她低头看着剧方给她的剧本,一会儿要演的就是这段戏。

    这段戏,她写的时候就很动情,当时就写的差点崩溃,如今再看以剧本的方式的呈现,依旧能令她情绪起伏很大。

    霍桑把自己沉入这个角色,很专注,所以,周围有什么动静她都没有听到,自然也不知道邢臣佑来了。

    那个男人身形高挑,黑色西服衬得他成熟沉稳,俊美无比,他迈着长腿从外面走进来时,没有人的目光能够从他身上移开。

    除了霍桑。

    邢臣佑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霍桑,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制片方很恭敬地邀请邢臣佑在主座坐下,可他却选了个同样不怎么显眼的位置坐下。

    “邢总不喜欢被人拍到,一会儿的直播他不会入境。”雷克对制片方说道。

    这段戏,是霍皎选的,她也在专心地揣摩角色,让自己沉入角色,她知道这段戏很难演,尤其是对于没什么基础的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以她的能力把霍桑给淘汰是最简单不过。

    当邢臣佑来时,霍皎忍不住抬头看了。

    看到这个如画一样俊美的男人,霍皎的心神忍不住整个背夺去了。

    那样完美的男人,有权有势又有颜,在这个上京又有多少

    想到这圈子里的各色金主的模样,霍皎皱了皱眉,若是能爬上邢臣佑的床,一次,一次就足够她拿出去炫耀,并以此为资本了。

    霍皎目光灼灼,可当她看到邢臣佑朝着霍桑扫了一眼后,她的脸色迅速冷下来,手指握紧了,把剧本都抓皱了。

    这次直播,她会让邢大少看到她霍皎的优秀的霍桑算什么她连给她提鞋都不配,一个下作女

    试镜直播的消息,是在故城微博的官微下发的,又被制作方营销了一把,加上霍桑和霍皎两姐妹最近在上的热度,直接上了热搜榜第一。

    半个小时后才开始的直播,现在开放出去的直播房间号已经有上百万的人了,流量惊人的大。

    先表演的人是霍桑,这是通过抓阄决定的。

    霍皎特别高兴,觉得老天爷都在帮她,一会儿有了霍桑的蹩脚演技做对比,她再怎么样,都能够显得特别出挑了。

    霍桑都不需要特地背台词,故城的编剧是业内知名编剧,剧本很大程度还原了原作,这些台词,这些话,都曾是她写出来的。

    时间一到,霍桑走到了中间那个大场地里,准备进行无实物的表演了,大概剧情直播都推送出去了。

    直播弹幕上很多人疯狂弹消息。

    邢臣佑面前也放着一台电脑,上面的弹幕他看的清楚。

    别的不说,霍桑小姐姐的颜真的好赞我是颜狗

    真是热闹,这姐妹两都是戏精,三天两头上热搜,不会就是因为这个霍桑要进军娱乐圈吧

    故城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别给我毁了,不会演戏的哪里来滚哪里去

    对霍桑不抱希望,除了颜,什么都没有。

    霍桑并不知道这些,她站在中间,安静三秒过后,忽然抬头,好像眼前出现了那样的场景,家国破灭,父兄惨死,母亲被蹂躏,幼弟只留尸骨的场景,漫天的火烧着,像是要将人烧成灰烬。

    她的魂,跟着家人一起被烧成了灰,埋在了地狱里。

    霍桑朝前走了两步,忽然跪下,低着头伸手去捞地上的尸骨,整个人很安静。

    等她抬起脸来时,屏幕上出现了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她眼神空洞,眼角的泪已经干涸,像是再也哭不出一滴眼泪的悲痛。

    霍桑看着眼前,那好像站了一个人一样,她用悲痛到绝望,绝望到空洞,空洞到行尸走肉一般的语气开始说台词。

    弹幕都停止刷屏了,一切都很安静。

    邢臣佑眯了眯眼,眼神幽邃。

    等霍桑表演完毕,陈导,制片团队,还有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是安静的。

    雷克也是第一次看到霍桑的表演,他的眼角都泛出了泪花,忍不住伸手抹了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