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316章 你有故事,我有酒
    “奴隶肯定需要解放,消印药液倒是没有办法供应那么多人,以后你们挣到钱了,可以出资办厂,雇佣一批兔耳族人制药,也就是制药公司,你们以后可以尝试往这方面发展。”艾伦把天气娃娃收进大衣的口袋里。

    “制药我们懂,但公司是什么,艾伦大人请原谅我们的愚昧,我们实在学的少。”罗德斯说着这话都感到羞愧。

    王室弃子即使是被抛弃的,也受过私人老师的私下教导,最起码的普通知识还是有的。

    可是来到明日城后,他发现除了初等数学他懂一些,狮心国通用语略懂,其他学科他听都没听说过,也没有学过。

    明日城里充满着他不理解的东西,例如钢筋混凝土建筑,结实而不融化的地面,还有今天认识的电线,不明的东西越来越多。

    他的直觉认为,如果再不学习新知识,将跟不上明日城的成长速度。

    “公司你可以理解成一种组织,大部分公司都是以赚钱为目的……”艾伦随意解释几句,顺便邀请两位兽人去他家作客。

    两兽人听了连忙点头,被艾伦城主邀请可是非常荣幸的事情,今天不听课也值了。

    温莎走到半路准备回自己家,艾伦顺便把她也邀请了,“你也来听一听,这事关遗迹。”

    罗德斯二人手上有稀少的遗迹物品,经询问还得知曾经出海探索遗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甚至比审问凡勃伦老将军还重要。

    凡勃伦老将军没有去过遗迹,一切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

    要说起对上古遗迹的认识,还有谁比两个亲身经历者更深刻,肯定没有。

    回到别墅房,六位女仆端出丰盛的饭菜,某椒小炒鸡腿肉,鱼香茄子,排骨焖瓜等,中华菜系令人眼花缭乱,全身心很快被味蕾征服。

    吧唧吧唧,棕碎发的罗德斯将一块鸡腿肉放入口中,某个不知名的异地辣椒味和肉味混合在一起,舌头又麻又辣,鲜味和劲道都在舌腔内爆炸。

    白发猫耳兽人海因茨含了一口排骨肉,肉入口即化,骨头还留在嘴里含着,正要吐骨头,被艾伦制止。

    “排骨的骨头也很有营养的,吸几口试试。”艾伦说着,他本人也亲自作试范,把排骨放进嘴里吸一口,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

    海因茨有模有样地学习,滋溜吸一口气骨髓,无敌的美味像重锤一样击打他的舌头,他整个人好像要飘起来了。

    温莎也没试过这种中华美食,吸了一口骨髓,极品的味道如洪水一样冲洗整块舌腔,喉咙忍不住发出“啊”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只有艾伦扭头看她,另外两男的都沉迷美食世界里不可自拔,啊的叫声比她更绵长,分贝更高。

    温莎的脸蛋唰的一下红了,好羞耻,居然发出那种声音,下次吃艾伦家的东西一定要小心了。

    身后的猫耳女仆捏住女仆裙角,忍住笑意。

    她们当时吃艾伦做的这些饭菜时,反应跟温莎差不多,现在女仆们看副城主出糗,都在兴灾乐祸。

    当然,这席饭菜全是女仆们做的,艾伦只负责用满级教导能力教一次,女仆们已能熟练上手,饭菜的入味度也一次比一次做得更好。

    现在温莎吃的这一席美食,起码有艾伦六七成的厨艺水平。

    用餐过后,四人都坐在后花园的桌椅前,身边草嫩花艳,微风习习。

    他们很想用咸鱼的姿势背靠椅子休息一下,但是艾伦城主在这,罗德斯二人为保持礼貌,只好挺直腰板。

    温莎也很想咸鱼躺,但是身为一名副城主,她不能丢掉威严,装成淑女的模样,静静地喝茶,听艾伦说话。

    艾伦随意地靠在椅子上,看一眼天空,今天无云,所有的星星在头上闪烁。

    “听说你们出过海,我这有酒,你们有故事,说来听听。”艾伦拍拍手掌,女仆会意,转身去地窖里拿酒。

    罗德斯两人本想推脱,但拗不过艾伦的好意,喝一口朗姆白酒后,酒意上头,故事也徐徐展开。

    “那一天,我和海因茨被迫塞上一艘冒险家的帆船。

    冒险家听一个老渔民说死亡之海上有雾,有可能雾岛出世了,很多冒险家开船前往死亡之海,我们运气差,不得不跟随船长出海冒险。”

    “有多少船呢?”艾伦提问。

    “有很多人去,各种各样的势力都有,包括海盗也去了,大概有五六十艘吧。有一些是大型帆船,能容下九十个水手那种,但是船越大,反而最先被海怪盯上。”

    罗德斯顿了顿,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很显然那头海怪给他留下了很不好的回忆。

    “那头海怪的身体非常大,浮出的水面的时候,他的头有半个船体那么大,伸出的巨大触手比桅杆还粗,全身乌黑油亮的,每根触手都有白色的圆眼,既恶心又邪恶。”

    罗德斯回忆起海怪触手的圆眼,感到头发发麻。

    说到这里,他的嗓子干了,咕噜咕噜喝一口白酒,酒气再次上头,胆量又回来了,继续诉说那天的见闻。

    “一开始只有一头大海怪,船队越深入,海怪越多,有二十船被海怪爬上船只。”

    “有很多冒险家害怕了,调船回港,但我后来打听过,那些人没有活着回港。”

    “再说那片雾吧,老实说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大的雾,整片海域全是白色的,可见度也很低,我们船进去后,只能看见大概十米远的地方,其他地方什么也看不到。”

    “还有一点,船进入雾里面非常安静,安静到只有破浪声。”

    艾伦不留痕迹地点头,深刻地体会到船只进入迷雾区域的紧张感与神秘感。

    在他一旁的海因茨这时也开口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过后,我们看见了一座朦胧的海岛,它的周围没有白雾,雾气好像无法靠近岛屿。”

    “然后我们靠岸了,有惊无险,没有海怪袭击我们,好像海怪不在迷雾区域出没。”

    这时温莎好奇道:“其他船队呢?”

    “我们在岸边等了半天小时,十支船队陆续到岸,不过大家经历的时间不太一样,有的船队说他们航行了三天时间才抵达雾岛,也有的舰队经历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抵达雾岛,在这期间他们一直在雾里生活,没有方向,一切都是未知,船员们差点神经崩溃了。”

    “时间不一样?”温莎也惊了,没想到上古遗迹那么那么难进。

    “是的,每一只船队经历的时间都不一样,大部分都经历了三天到一个月的时间,幸运的船队经历了几个小时,例如我和罗德斯乘坐的的船只就很幸运,大概游了九个计时沙漏的时间。”

    “那那些经历一个月的船,食物库存有变化吗?”

    “他们的食物真实的消耗了。”海因茨说到这个,真的是一阵后怕,并且对雾岛有了浓浓的敬畏心态。

    正因为这个敬畏的心态,让他们俩在后面生存里非常怂,怂让他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