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108章 噩梦
    这些,赵一笙都明白。

    或许乔姗姗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那天晚上的计划,但她还是约自己过去了。

    “对,我是不该想着她,我现在自身都难保了,也帮不到她,可是……我也不想看到再有人出事,你们今天告诉我这些,不也是这个目的吗?”赵一笙冷静的说道。

    曲依琳和肖倾宇对视了一眼,都认同她的话。

    “那,我们能做什么?”曲依琳坦白的说,“对方可能不仅有钱,还有权有势,他为了布这个局,一定买通了很多关系。”

    能让一个大活人无声无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设计让所有的证据都跟赵一笙有关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赵一笙也丝毫想不起来,她得罪了谁,得到了这样的报应。

    要说她做过的对不起别人的事,恐怕也就是设计让唐以宁接受她的出国名额,然后因为误会跟陆时亦分手。

    难道……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的,要是再有什么人找到你们,你们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她有种预感,事情会变得更棘手。

    这天晚上,陆时亦还是没回来,赵一笙从新闻上看到了他和唐以宁的背影照。

    标题很刺眼,“风尚总裁母亲病重,未婚夫妻彻夜陪同。”

    是啊,现在有资格陪在他和陆母身边的人,是唐以宁这个名正言顺的前女友。

    赵一笙烦闷的关掉了手机,窝在被子里,这张床上已经没有陆时亦身上的味道了,她也只能是安慰自己,就算他们不是情侣了,以唐家和陆家的关系,唐以宁过去照顾,也说得过去。

    夜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陆时亦在后面喊她的名字,可她每次回头看,他身边都跟着一个女人。

    发型、衣服都和唐以宁很像。

    直到他们被团雾气吞噬,赵一笙只听得到他们俩开心的笑声,还说会一起出国,不会再回南城。

    赵一笙从梦里惊醒,看着眼前的房间,才意识到刚刚只是一个梦,她慢慢平静下来。

    ……

    医院给陆母安排了病房,并且由两位副院长连夜开诊疗会议,制定了一套最合适成功率最高的手术方案,在尽量不给陆母做心脏支架手术的情况下,疏通她血管中的堵塞部分。

    陆时亦从医生办公室离开,脸色有些疲惫,在病房门口坐了一会儿,才准备进去。

    这时候,唐以宁拽住了他,“你太累了,先吃点东西。”

    不等陆时亦说什么,她就把他拉到了给家属准备的休息室。

    唐以宁去医院楼下的快餐店买了早点,用保温饭盒带回来,还冒着热气。

    “给。”她帮陆时亦倒好粥,也给自己倒了半碗。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剩下的事我和我爸来处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陆时亦向唐以宁道谢。

    因为他没有控制情绪,让陆母受到刺激,才会突然犯病。

    要是当时没人在陆母身边,后果不堪设想。

    “时亦,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些。”唐以宁端着那半碗粥,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挤出一丝笑容,“那封信,我看过了,你的想法我也都明白,你放心,我不会再苛求你给我任何承诺了,但是,我们毕竟曾经有过……”

    她说到一半,声音有几分哽咽,又强忍着想哭的情绪,“伯父伯母对我一直很好,是我辜负了她们对我的期望,我知道你工作忙,医院我可以替你陪着,哪怕是朋友,也会做这些吧。”

    陆时亦深沉的看了看她,没有说什么。

    手术后,陆母又昏迷了两个小时,之后才醒过来,医生来看过之后,说陆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医生的结论,陆父重重松了口气,抬手让陆时亦去送医生。

    唐以宁则关心的陪在陆母身边,小心翼翼为她喝粥,因为身体刚刚恢复,她现在还只能吃一些流食,这些唐以宁都考虑到了。

    陆母看到她这么懂事温柔,满意的不得了。

    等陆时亦折回病房,陆母伸手推开了粥碗,故作生气的样子。

    “妈,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陆时亦主动过去,跟陆母说了这些。

    陆母这才睁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咳嗽了一声,唐以宁立刻俯身过去,“伯母,需要什么?”

    陆母连忙抓住她的手,塞在了陆时亦手里,让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我要你们俩好好的!赶快结婚,不然啊,我早晚被气死。”陆母偏激的说道,根本不管陆时亦愿不愿意,只要是他能娶了唐以宁,让她做什么都行。

    唐以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着陆时亦。

    男人把手抽出来,冷下声音道,“公司还有事,我去忙了,爸,我一会儿派司机再楼下等,送你们回去,这边会有专门的护士照顾,您下午想来,再过来也可以。”

    在医院守了一天一夜,陆父也需要回去洗漱,换身衣服。

    这下陆母就更气堵了,她才刚说了两句,陆时亦就把人都送走了,这不是摆明了要跟她这个亲妈作对吗?

    等他走出病房门,陆母喊了声,“以宁,你再留下陪我说说话吧。”

    唐以宁见状,当然说好,她乐得多陪陆母一会儿,让陆母更加知道她的好。

    陆父摇头,也走出了病房。

    要不是陆母非要插手陆时亦的婚事,逼他和唐以宁结婚,又怎么会把自己气病!现在这个年代,还要包办婚姻,他是越来越看不懂陆母了。

    而且每次唐以宁到陆家,都不少拿东西,每次都价格不菲,这时间长了,还不知道唐家人要怎么想。

    可他每次一说,陆母就瞪他,还说唐以宁早晚都是陆家的儿媳妇,儿媳妇孝敬公公婆婆是天经地义的。

    还动不动就说胸口痛,陆父拗不过她,只能是随她去了。

    但愿她能早点想通,再准备些礼物到唐家去,好言好语的配个罪,不要耽误人家女儿的大好青春。

    陆母看他们父子俩都走了,拉着唐以宁的手问,“以宁,你跟我说的是真的?那个赵一笙可能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