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97章 找好下家了
    如果韩慎为了照顾住院的爷爷,才来赵一笙这里借住的话,未免太不方便了,还不如找个附近的酒店,也更方便。

    不过这么一听,倒觉得这孩子知道孝顺老人,年纪轻轻会做饭,又会照顾人,太符合赵母心目中女婿的标准了。

    赵一笙连忙点头,“当然了,我还能跟你撒谎吗?对不对?所以你可别当着人家面,说那些乱七八糟,会让我们俩很尴尬的。”

    赵一笙努力安抚着赵母,她这个做女儿的不想让父母担心,要是把她和陆时亦的事说了,只怕赵母要被气的晕过去。

    “好好好,妈明白,你们小年轻的事,我不管!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在你这儿借住,也没拿什么礼物,多不好。”

    在赵一笙上学的时候,赵母就对她的同学们很热情,她本来就是一个好客的人,现在又这么喜欢韩慎,就想表示一下心意。

    直接从给赵一笙带的特产肉干里,拿出来一大半。

    “妈,这些都给他啊?那我吃什么啊?”赵一笙有些哭笑不得的说,“这可是你亲手做的啊!”

    “你一个小姑娘,吃那么多肉干什么?我看你都胖了,适量吃肉,注意身材,我把这些拿给小韩!”赵母说着,乐呵呵的出去了。

    赵一笙听到赵母说自己胖了,心咯噔一跳。

    很快,韩慎就做了三个精致的炒菜,还做了一锅排骨汤,哄的赵母眉开眼笑的,就差当场问韩慎的生辰八字了。

    “阿姨,您吃这个,美容养颜的。”

    “哎,好……你也吃,你做菜的手艺真好,快赶上小笙的爸爸了。”

    这一点倒是真的,赵一笙家里做饭最好吃的人就是赵父了,这也是赵母对厨艺好的人没有抵抗力的原因。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赵一笙预见到自己可能会被逼婚。

    她偷偷给韩慎使眼色,被赵母看到了,也装作没看见似的,笑眯眯的吃着饭。

    赵母觉得自己来的真是太是时候了,虽然赵一笙说跟韩慎只是朋友,可她看来,韩慎对赵一笙可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再说他们又同住一个屋檐下,也许发展发展,就真成了呢。

    随着女儿的年纪越来越大,他们老两口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终身大事。

    如果赵一笙真能找一个韩慎这样既会做饭,又会照顾人的,他们做父母的也能放心了。

    吃完饭之后,韩慎主动打扫洗碗,赵一笙被赵母推进厨房帮忙,本来就窄小的厨房挤了他们两个人,多少都有些转不开,时不时的就会撞到对方。

    赵母听着厨房里他们说话的声音,乐得不行,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赵父。

    “你一会儿就说有事,出去住两天,行不行啊?”赵一笙压低了声音说,“我怕我妈太着急我结婚的事,让你尴尬。”

    “这样啊……那我就更不能走了。”韩慎把赵一笙手里的碗拿了过来,自言自语似的说,“这可是讨好未来丈母娘的大好机会。”

    赵一笙立马意识到什么,“你不能跟我妈乱说!”

    “不会的,我以人格发誓,我什么多余的话都不会说的。”韩慎越洗碗,越觉得高兴,刚见到赵母时的紧张烟消云散了,既然赵母对他还算满意,那他干脆顺水推舟,让赵一笙的父母做主,同意他们结婚,一举两得。

    赵一笙叹了口气,又不能开口赶赵母走,可万一她怀孕的事被发现……

    韩慎忽然凑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要是被发现了,你就说是我的,我愿意背锅,就算阿姨打我,我都扛着。”

    “洗碗吧。”

    赵一笙不和他聊这些,想着晚上带赵母出去转转,可没想到临出门的时候,赵母忽然要带上韩慎。

    赵一笙哪会不了解她的心思,连忙拦住她,“他晚上还有别的事,咱们俩去吧。”

    赵母哦了一声,欲言又止的看着韩慎。

    韩慎当即从卧室跑出来,连衣服都换好了,黑色半袖配上皮衣外套,显得潮流又沉稳,让赵母非常满意。

    “我晚上没什么事,阿姨,我陪你转转,附近的商场可大了,什么都有。”

    韩慎跟赵母一唱一和的往外走,赵一笙无奈的跟在后面,她觉得自己即将失宠。

    赵一笙家附近最大的就是国隆cbd,这里的服装都比较大牌,来逛的都是一些有钱人,韩慎陪着赵母,让她喜欢什么都可以试,他来付账。

    赵母这才知道他的经济条件也不错,当即又给他加了分。

    赵一笙就在旁边陪着,全程赵母都是笑眯眯的,比他家酒厂出了一笔大订单还高兴。

    就在他们三个人逛街的时候,隔壁一家奢侈品店,陆时亦的母亲带着助理走了出来,陆母刚转过身,就看到了赵一笙,再看到她旁边的赵母和韩慎,皱了皱眉头。

    刚好赵母试了一双鞋,很合适,韩慎立刻掏钱给她买了,还说,这就是一份见面礼,钱多钱少的都是他的心意,希望赵母一定收下。

    赵母乐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好。

    这下可比陆母气到了,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还问了助理一句,“那双鞋多少钱?”

    “夫人,据我所知,那个牌子的鞋价位在1万元左右。”助理回答道。

    陆母切了一声,掏出手机打给唐以宁。

    “以宁啊,在忙吗?伯母有点事想问你。”陆母把刚刚看到赵一笙他们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形容了一下韩慎的长相和穿衣打扮。

    “以宁,那是赵一笙的哥哥吗?”陆母试探性的问道。

    唐以宁靠在沙发上,想了想说,“伯母,一笙她好像是独生女。”

    “这样啊……”陆母哼了一声,想不到赵一笙还认识那么帅气有钱的男人。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好像叫韩慎,是一笙的男朋友,上次我和时亦逛街的时候,还遇到他们在挑钻戒呢,可能好事将近了吧。”唐以宁笑着,眼神却格外的冷。

    陆母这才想明白,原来赵一笙跟她说话那么有底气,是因为早就找好下家了,而且这个下家的条件还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