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科幻小说 > 合租医仙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嘱咐
    此言一出,唐羽心头猛地一震!

    对于所谓心境上的东西,他真的是了解的甚少。但是,他却可以确定的是,这唐元州说的是实情。

    自己最开始的目标是什么?不是说修炼到如何厉害的地步,而是要寻找杀害自己养父母的凶手。

    现在人找到了,也被自己杀死了,但是自己的心为什么就是平静不下来呢?

    想着,唐羽看着唐元州,问道:“老祖宗,我需要怎么做才能够让自己的心彻底的安定下来呢?请您老言明。”

    “你心里的问题我也知晓一二。”

    唐元州缓缓说道:“神之所向,心之所安。说到底,你心里不平静来源于那一份愧疚,更是一颗赤子之心。唐振北全家人为了救你,一家三口都死了,所以你会感觉到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算手刃仇人,依旧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一家人。”

    “但死者已矣,与其心怀愧疚,还不如心生感恩。唐振北子女没有尽到的孝道,你活着,就帮他们尽,而正因为你的存在,唐振北重回唐家,这也是你的一番心意。人之一生永远不能够美满如意,但是我们却可以做到问心无愧。有时间回你养父母的坟前看看吧,我想他们是不会怪你的。因为从他们救你的那一刻,就做出了他们的选择,他们没有期望你的回报。”

    此言一出,唐羽顿时豁然开朗!

    是啊,自己固然会愧疚,但是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么何尝不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想起自己快到一年都没有回家去坟前看看自己的养父母,唐羽心中微微惭愧。这点儿小事儿自己都忘记了,自己能不惭愧吗?心境能够平稳么?

    “多谢老祖宗,我明白了。”

    唐羽笑笑,整个人恢复了正常。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自己心里好受多了。

    “没关系,应该的。”

    唐元州笑道:“以你的天赋,就算我不提醒你,你也应该会想得到的,只是你走进了死胡同里,转不回来了罢了。按理说,你现在有资格去佛宗去了,毕竟这是咱们唐家背后支持的宗门。但是因为你父亲的原因,你没有办法过去,所以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了。”

    “这个我明白,我也没有想要再去佛宗。”

    唐羽点头,说道:“不过,老祖宗,你能够和我说一下那圣拳宗的事情么?圣拳宗在咱们唐家吃了这么大的亏,以后未必不会针对咱们唐家。”

    唐元州双手负后,起身,看着窗外,道:“圣拳宗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说一个名字你肯定会知道,那就是蜀山剑宗。”

    “蜀山剑宗?难道圣拳宗是蜀山剑宗的一个分支势力?”唐羽眉毛一挑,询问道。

    “算是。”

    唐元州解释道:“之前的圣拳宗也称之为蜀山拳宗,只不过是近些年才更改的名字。蜀山剑宗的发展壮大,拳宗自然就开始没落,说到底,现在的圣拳宗也就是一个小宗门而已,宗门内连大宗师都没有。”

    说到此处,唐元州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那这圣拳宗不还是蜀山剑宗的势力么,蜀山剑宗难道不会插手管圣拳宗的事情么?”唐羽听出来了这唐元州话中有话,不禁疑惑的问道。

    “蜀山剑宗之所以出名,那是因为剑,而不是因为拳,更不是因为棍之类的东西。”

    唐元州轻笑道:“区区没落的圣拳宗,蜀山剑宗岂会将对方放在眼里?现在圣拳宗只能够算得上是蜀山剑宗的一个附属势力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极其不受待见的那种。谁让当初圣拳宗的宗主那愚蠢到了极点的儿子将人家蜀山剑宗的一位长老的孙女差点儿强上了?都是自食恶果。”

    听着这话,唐羽嘴角一阵的抽搐。那圣拳宗的宗主的儿子胆子可是真的很大,竟然还敢干那种事情,真的是傻到家了。

    “不过这事儿会和蜀山剑宗有关系么?”

    唐羽沉声问道。如果只是个圣拳宗,他尚且不放在心上,但是真的是蜀山剑宗命令其动手的话,结果还真的是未知,这到底是不是针对自己的?

    “必然有关系的,这个毫无疑问。”

    唐元州说道:“蜀山剑宗近些年的动作很多,我们唐家就是他们的目标。我还是唐家家主的时候,蜀山剑宗就派人过来拉拢我,但是我并没有答应对方。想必这一次,应该就是蜀山剑宗看准了唐振成的野心,想要间接的掌控咱们唐家吧。”

    “蜀山剑宗可是有名的正派势力,他们为何会做这等事情?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唐羽皱眉问道。

    “正派势力?真是可笑。”

    唐元州摇头讽刺一笑,道:“小家伙,说到这一点,我可要好好地提醒你了,所谓的正派势力,越是这么自诩,越是不堪入目。他们私底下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所以,以后你要是去了宗门,那种越是声称多么正义的宗门,你就要越小心,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多了去了。”

    “照您老这么说,那佛宗岂不是也...”唐羽心中个咯噔一下。

    很难想象,如果佛宗这真的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的话,那自己怎么去替自己父亲讨回公道?真的打过去?

    “佛宗?”

    唐元州嗤笑一声,道:“小家伙,你社会经验真的是太少了,别把所有地方想的都太好。如果佛宗真的是那么好的话,你父亲现在为什么还用得着逃命,不敢回唐家?”

    “据说...这不是佛宗的宗主看在师徒之情的份上么?”唐羽有些小心的说道。

    “师徒之情?”

    唐元州真的是呵呵了:“这东西在那里是最不值钱的,你可以在那里学艺,但是却不要在那里讲什么人情味,就算有,也是一半个人罢了。如果当初佛宗有一些人给你父亲说好话的话,何至于如此?”

    “我见你身上也是学的佛宗功夫,想必是你父亲留给你的。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佛宗的人知晓,否则你可就危险了。”

    唐元州严肃的嘱咐着:“佛宗之中,明面的宗师级高手半百之上,隐藏的还不知几何,只要对方觉得你有威胁,想要杀你,你绝对难逃一死,所以以后你处事一定要谨慎加谨慎,就算你到时候准备加入宗门,也一定要学会隐藏自己,这只是为了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