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霍先生,还亲吗? > 第100章 你们可以滚了
    <  “哈哈,果然是我的孙子,这一次没有叫我失望。”

    周围人听到这样夸张的笑声都嘴角抽了抽,只有唐棠笑眼弯弯的附和:“还是霍奶奶你教的好。”

    听清楚这话的人这回连眼角也开始抖动。

    “霍霆琛,你之前说景安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是什么意思?”

    等向晚终于从刚才在机场大厅里见到的那些人之中缓过神来,骤然转眸询问道。

    霍霆琛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缓缓摩挲着,幽深的瞳眸看着前方,等向晚眼底渐渐有了一抹急切,这才听到他低沉的声音。

    “他昨天晚上说第一次在喜欢人的‘闺房’过夜,所以紧张的没有睡好。”

    不知为何,向晚听着闺房两个字从霍霆琛唇齿之间婉转而出,莫名的心上一痒,无端的撩拨人心弦。

    “那你怎么会……”

    “他虽然只有四岁,但信息还是会发一些的,这一点你应该不会不知道。”

    向晚恍然,她当然知道,景安也给她发过信息的,可她听着这话,只觉得哪里仿佛有些不对。s3;

    到底病了,鼻间又满是霍霆琛的气息缠绕,她思绪如纷杂的纱,缠缠绵绵理不出头绪来。

    霍霆琛眼角余光看到她神色微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头,仿佛一下用的力气太大,竟疼的眉头一皱,唇角沁出一抹笑意来。

    机场到秦宅的路,在向晚的反复出神思索里,显得十分的短。

    “下车吧。”

    霍霆琛不等向晚有所反应,先下了车,而后在她疑惑的眼神里走到她这边车门外。

    “还是说你腿软,想让我继续抱着你?”

    这话被微冷的秋风吹进了被纪叔微微扶着出来的秦老爷子的耳中,顿时眼神一凝。

    纪叔在旁边乐呵呵的笑着,倒是一点惊讶都没有。

    “不用了。”

    向晚低声说着,自己下了车,这才看到霍霆琛的身后站着她的外公,虽然刚刚醒来不久,但气色很好,可见在电话里没有为了叫她安心而骗她。

    向晚的眼圈顿时红了。

    “外公。”

    “多大的孩子了,在外人面前哭什么?”

    秦老一边说着,声音也稍有哽咽,见向晚不管不顾的扑到自己身上,不由的紧紧抱着自己的外孙女。

    不过听到这话,再看老爷子看他的眼神,霍霆琛不由垂眸微微挑眉。

    “没想到会是霆琛你送向晚回来的,既然这样,不如留下来吃个饭?”

    吃了饭,这个人情还了,以后该如何如何,到底也不用论多好的交情不是?

    “不用了老爷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向晚还依偎在自己外公的怀里,平常的坚韧平静仿佛都不见了般,尚且有些苍白的小脸上多了一丝小姑娘的娇娇气,霍霆琛目光在眼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小女人脸上微微一顿,声音微哑的继续说道:“再说,在a市的时候,她也为我做过不少事。”

    听言向晚以为霍霆琛是在解释为何会由他送自己回来,不由的点了点头。

    秦老爷子不由的一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向晚。

    &

    nbsp; “那我就先告辞了。”

    扳回一城的太子爷十分满意,走的也干脆。

    只是刚离开了几步,他又神情冷峻的转身回来,伸手便要落在向晚的额上。

    “我没事了。”

    向晚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自然躲了躲。

    霍霆琛见此放下了手,脸上没有丝毫尴尬,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向晚张大了嘴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她总觉得从订婚宴上被霍霆琛带出来之后,他就有些不一样了。

    这般呆愣的模样自然也落到了脸色明显变了的秦老爷子眼里,霍霆琛更加满意,不等他开口,自动离开。

    “你这是……”

    老爷子询问的言语还未出口,便听到纪叔轻咳了几声,向晚仍是一脸茫然的看过去。s3;

    “纪叔,你感冒了?外公,你想说什么啊?”

    这下老爷子便是想说,也只能在她迷蒙一片的眸中默默咽下去。

    “这一次就在外公身边吧,苏家这么对你,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向晚眼底的迷蒙顿时转为清明,一层薄薄的雾气在眸中凝聚,半晌,她点了点头。

    苏家很快遭受到了被资金链断裂更加可怕的挫折,苏致庸起先并不担心,以为自己如今已经有了乔家做后盾,是不会有问题的。

    可谁知道公司各个董事突然纷纷将手中苏氏的股份抛售了出去,等他反应过来,只剩下自己手中一般的股权。

    而另外一半的主人,他一无所知。

    乔家三少那里苏家并不敢多做招惹的,况不管是苏致庸还是陈雪芬都已经将林家当做他们女儿未来的保障,且苏向晴已经被接到了苏家,因此分外理直气壮的上了门。

    不过几天不见,林源眼底多了一抹阴狠,整个人瘦了一圈,看他们夫妻两个人的目光分外冰冷。

    “你们来做什么?”

    “向晴她在林家可好,我们想见一见她。”

    苏致庸忍着想先与林源说叫他帮一把苏家的言语,期待的说道。

    苏致庸与陈雪芬脸上那般明显的欢喜叫林源冷冷一笑。

    “想见苏向晴?”

    他不等苏致庸与陈雪芬纷纷 点头,眼底越发森凉。

    “她既然这么想进林家,我当然要满足,林家的人你们说见就见,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话不对。

    “阿源……林少,向晴她是不是在养胎不方便见我们,如果今天不行,我们可以改天再来。”

    林源的眼神连苏致庸都觉得可怕,更不用说陈雪芬,她现在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

    “改日?”

    漫不经心的绕了两人一圈,林源突然笑了笑。

    “改日你们以为还能进的来林家吗?罢了,你们既然想见一见苏向晴,那我就让你们见一见。”

    这一笑神奇的有了往日的骄傲与尖锐,苏致庸与陈雪芬对视一眼,却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毛骨悚然。

    林源在前面走着,他们两个人也只敢落了几步跟着,却是越走越觉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