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 >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三大师祖级人物
    玄黑色的尺子一出,先声夺人,就直奔陈凡的头颅而来,在这个尺子之上,透出了一丝窒息的火焰味道。

    一尺子,就向着阴阳鬼姬的头颅劈来了。

    旱魃抬起头,眸子里一片疯狂之色,五指抬起,向着这天空之上,指甲开始飞快的生长。

    然后嘭的一下,撞在了这黑色的玄铁尺子上。

    阴阳鬼姬竟然以这个肉掌,硬抗这一尺子,一掌砸上去,嗡的一下,手掌被砸的鲜血直流,但是这一掌毕竟是挡住了。

    和这些大能相比,阴阳鬼姬可动用的手段实在是太少了一点。

    五指反手一抓,这个流血非但对这阴阳鬼姬没有一丝影响,反而还让陈凡这气血如虹,越发刺眼了一些。

    五指狠狠攥下,“咔嚓”一声,这个玄黑色的尺子上竟然烙印下了一道浅浅的指痕!

    这三花聚顶大能脸色一变,透出了一丝惊疑不定之色。

    “降妖锁!”

    一声低喝,从这天空的云层,呼啦啦,一道黑色的铁链从这个云层的背后飞了出来,这个铁链上闪烁着神秘的光泽,赫然也是一口道器。

    这一把铁链一飞出,就向着阴阳鬼姬这身子洞穿而来。

    这铁链十分之棘手,一刺来,叫这阴阳鬼姬身子都不得已向后退去,避让这铁索。

    另外一人祭出这三朵巨型真气之花,拳头之上浮现出真炎之火,一拳就向着地面之上轰去了。

    这些三花聚顶出手,这样的动静可谓是地动山摇的。

    一时间,以至于巨柳古朝这些人,都不得已为之收手,不敢上前一步,只能远远观望。

    “这三位三花聚顶,明显比上一次去的那些人,资格老上了足足一辈。”

    其中几位头发花白,见识不浅的大能,忍不住沉声的道,“看来这些古地已经忍不住了,把这种太上老祖级别的人物都请出了,力求一击而中。”

    远处,陈凡呼吸急促的看着,历史已经改变,究竟会怎么走下去,连陈凡也不知道。

    这两位师祖级别的人物一出手,果真是风云雷动。

    三尊师祖一出手,气势如虹,封锁天地,不给一丝机会。

    看他们这个样子,今日要拿下这阴阳鬼姬,态度已经是万分坚决了!

    生死一战,就在今日要定下基调。

    “想拿下我?”阴阳鬼姬疯狂,一袭赤色的头发都跟着飞舞了起来,整个人身上的火焰都跟着燃烧了起来,直接向着其中一人冲去。

    云层之中,这位大能脸色一片木然,一丝表情也无,只是很冷淡的看着,三花聚顶之中,实力差距天壤之别。

    仅仅他一人,就足以拿下这旱魃鬼姬了。

    但是这次一口气出动三人,无分仅仅只是想做到万无一失罢了。

    这三人,都是活了三千年以上,纵横一方的超级老不死,实力之恐怖,震慑万宇。

    一掌拍下,虚空震颤,有些承受不住这个力量。

    轰的一下,最终落在了这阴阳鬼姬的身上,只一下,这阴阳鬼姬一身的赤血之色直接炸开,然后整个人一下就倒飞了下去,嘭的一下,直接就砸进了这个大地之间。

    大地之上,被砸出了一个深深凹陷下去的巨坑,巨坑之中,阴阳鬼姬口中鲜血直流。

    只一掌,就打的她根本就爬不起来了。

    “很强。”远处,陈凡瞳孔不禁一凝,这三位三花聚顶,已经是陈凡见过最强的几位了。

    “呼哧,呼哧。”阴阳鬼姬一阵喘息着。

    她的呼吸有些粗重,瞳孔里的神色,也充满了血色,人有些战力不稳,从这白皙的肌肤里溢满了血液。

    阴阳鬼姬颤颤巍巍,人缓缓站了起来,身上的气息,似乎变的更强了一些。

    “嗡”的一声,又一把尺子,向着她迎头劈了过来。

    尺子之上,气血滔天,惊人的恐怖,气血如虹。

    一尺子劈下,二话不说,直接就向着阴阳鬼姬这个头颅而来。

    一尺之上,荡漾开的无边威势足足达到了这阴阳鬼姬十倍以上的气势,一尺之下,可灭一国。

    阴阳鬼姬举起双臂,她依旧不想逃,双臂高举,狠狠迎向了这天空。

    “嘭”,尺子之上携带着巨大的法则之力,狠狠就砸在了这阴阳鬼姬的双臂之上。

    只一下,她的双臂直接就被砸断了。

    阴阳鬼姬惨叫一声,人倒在了地上。

    瞬息之间,锁妖链无声无息,就向着阴阳鬼姬洞穿而来,锁妖链上,妖风阵阵,阴风怒号,无数鬼魅魍魉在咆哮不已。

    噗嗤一声,直接从这阴阳鬼姬的背脊里射穿了进去,刺穿了她的琵琶骨。

    而至始至终,这些人只是很冷漠的看着。

    并不像是在看待一个对手,而是仅仅只是在对待一只畜生罢了,仅此而已。

    “说了,跟我们回镇魔渊,否则,就赐你一个魂飞魄散!”一位大能冷冷的道,声音冰冷到了极点,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手上这铁链一拖动,阴阳鬼姬整个人就被在这地面之上硬生生拖动了起来,背脊之上鲜血直流。

    其余二人袖手旁观,这个时候,只是极为冷淡的在看着。

    “动手。”一人冷淡的道,手掌一翻,从他的掌心,出现了一枚金色的古缶,佛光宝气,充满了庄严森然之相。

    “传言,这是西佛之地,大佛无禅子以佛血浇灌,供奉在天寺塔中的佛缶,镇压过万妖。”

    “今日,老夫就用这个佛缶来对付你。”

    “应该也算对的起你的身份了吧?”

    这人冷冷的道。

    说着,举起了自己的手掌,从他的手上之上,这佛缶立马就飞出,古朴的佛缶之上,淡淡的佛光散出,从这虚空之上,突兀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半身佛相,口中诵出了一声佛号。

    一声巨大的佛号一道出,巨柳古朝上下,亿兆之人身躯气血为之剧烈震颤,不论老幼,修士,或是平民,齐齐喷出了一口血。

    这连陈凡也不例外。

    “佛器??”陈凡眸子里闪过了一丝震惊之色,嘴角还沾着血迹。

    很显然,这是一口真正的佛器。

    不大不小,碗口般大小,充满了古意,这一口道器至少五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这大能所言,这是供奉在西佛之地,天寺塔中的佛缶,恐怕所言不虚!

    陈凡曾经见过一眼,确实是这个样子。

    而这个佛缶,竟然是落在了这个人手里。

    “镇压!”

    佛缶手掌一翻,就向着下方这个地面而去,佛缶之上,金光万丈,进而这佛缶就飞向了这大地,惶惶耀眼,正大光明。

    仿佛佛祖手掌一翻,镇压万世一般。

    漫天仙佛之象,天降莲花。

    一道恐怖的金色之光,落在了这大地之上。

    镇压!!

    在这金光之下,阴阳鬼姬已然是动弹不得。

    到了此时,这些人才飞向了这大地,一个个眼神漠然,冷淡到了极点,从这个天空之上,三人的身影各自凝聚而出,其中一人,背负一把剑,身穿青白色过渡的长衫,颇为瘦削一些,有道骨仙风之感的,昆仑剑派大能。

    这人看似年轻,可实际上,已经是三千多岁的高龄了,当代昆仑剑派宗主,仅仅只是他曾经的一个弟子。

    真正的师祖级别人物,平日里从来不出山。

    这一次是为了这旱魃鬼姬,特意出手了一次,以他的江湖地位和实力,对付这个旱魃鬼姬确实有些以大欺小的意思了。

    也足以看出这些人对这旱魃鬼姬重视程度。

    这等成长性已经达到“天灾”的存在,不容小觑。

    不会有人把整个北劫星的未来,当做是一个儿戏。

    这些人的相貌可以自由变换,轻易定为一个自己喜欢的样子,只是有些人不喜欢年轻的样子,已经看淡一切,以老身示人。

    比如,这身侧的老人,看上去已经到了耄耋之龄,脸上大块老年斑,背后背负着一把玄黑的尺子,尺子巨大,足足有他身体一倍的长度。

    背负在他身上,颇有背负着一口巨大铁碑的感觉。

    之前出这铁尺子的人,则是这人。

    另外一人,则是卷在一片漆黑的魔云之间,周身,漆黑的铁链缠绕,相貌不清,并不显露这真身,从他的魔云之中,一道漆黑色的铁索还裸露在外,很显然,这就是出锁妖链的人。

    “桀桀桀,这一口佛缶倒是不错。”

    “你少打这主意。”那昆仑剑派师祖,背负着双手,脸上一丝表情也无,“这东西当年是我以大代价从西佛之地换来的,何况,这与你的功法并不兼容。”

    “你用这东西,事倍功半。”

    “嘿嘿,老夫我也就是问问,你何必这么紧张。”云层里,这人低笑了一声,不阴不阳,听不出一丝这人的情绪。

    “哼。”昆仑剑派这人懒得搭理他,很显然,即便是这人,对这人也极为的忌惮。

    “不用说这些废话了,这头旱魃打算怎么处置?”那老人冷冷的道。

    “这旱魃应该才刚刚恢复灵智,还不懂得这北劫星的一些规则。”

    说这话的时候,这老人的表情凝重到了极点,“一获得力量,就以为无人可以限制她,就放肆的使用,当然,这也给了我们锁定她位置的天赐良机。”

    “可是,这一次要是再放走了她,再让她成长起一步,要对付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说这话的时候,即便是这大能脸色也凝重到了极点。

    “直接关押进镇魔渊吧。”昆仑剑派那大能背负着双手,语气一片漠然,当下冷淡的道。

    “这旱魃交给我昆仑剑派,我们能处理。”

    “嘿嘿,你小子倒是打的一个好主意。”

    魔云中之人,冷笑了一声,“老夫辛辛苦苦跑了这么远,可不是为了给你打工的,这人必须关押到老夫的降妖塔之中。”

    说着,这人不禁舔了舔下唇,“老夫那降妖塔的第十八层,正要缺一个镇塔大妖。”

    “降妖塔?”

    陈凡心头大为震动,一下就认出了这人的身份,这人,三花聚顶之中最为前列的高手,前世,连陈凡也极为忌惮的高手,“降妖塔塔主!”

    这人手握一口“圣器”,降妖塔!

    这还是一口完好无损的圣器,里面关押了无数天下顶尖的大妖。

    而这降妖塔主,毕生所做之事,就是去北劫星各地,抓捕一些强横的生物,最终关押进这个降妖塔里。

    “就你那破塔,关的住吗?”昆仑剑派师祖冷哼了一声,“还不如我的镇魔渊,关押进去三百年,哪怕它是一口旱魃,也能让它化为一滩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