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血溅三尺!
    “嗯?”陈凡脸色一变,已经感受到这冰裂纹飞剑脱困而出,寒气浮现,直奔自己而来,充满了杀伐之气,这飞剑虽小,威力却不可小觑!

    陈凡五指捏诀,一拳轰出。

    一剑破空而来,陈凡金色之光弥漫,一拳轰去,这飞剑被崩飞,但下一刻,陈凡脸色微变,这剑意侵袭了进来,陈凡五指上鲜血直流,森然见骨。

    这一剑隔着陈凡一米远就被金色之气轰飞,但却依旧如斩杀到了陈凡一样,伤到了陈凡!

    “剑意如实。”

    陈凡脸色微变,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境界,名叫剑意如实。

    这是指一些大修士,即便人不曾动用真正的飞剑,但即便是幻想出的杀伐之气也能伤害到对手,这就叫剑意如实。

    曾经有一位剑道陆地神仙,坐在大树上观想,睁开眼看去,千米之外一片柳叶被他的目光切断。

    这便是用来形容剑意之高明的。

    而这把飞剑也颇有些这韵味在其中,明明隔着一米就轰开了这飞剑,但剑意破空而来,却已如实质,割伤了陈凡的五指。

    无垢之体气血生生不息,不受到致命伤便不会死,气血一运转,伤口血液停止流出,伤口闭合。

    冰裂飞剑脱困,落入这韩青竹手里,如虎添翼,韩青竹一下战意激增,暴涨五成之上,“法宝,我也有!”韩青竹冷冷道,更加骄傲,屈指一弹,这飞剑直奔陈凡而来。

    “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法器!”

    陈凡一皱眉,不敢再用肉身硬抗,手上一掐诀,祭动青砚,从青砚之上青色之光洒落下来,流光万千,护住身躯,不动如山,飞剑飞斩而来,剑刃未到,但是这剑意割裂陈凡肌肤,鲜血几乎流出,这剑意之强叫陈凡心惊。

    但这只是幻觉,有青砚护住,即便是这剑意也无法不合理的伤害到陈凡,青色之光挡住了这一剑,嘭的一下,青砚摇曳了一下。

    这如山岳般大小的青砚,仅仅只是被这冰裂纹飞剑劈了一下,就如同被万吨重锤砸中了一样,整个青砚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青色之光更是如大海里投掷进去的巨石,涟漪剧烈颤动。

    飞剑收回,气息不见一丝衰减,再次向着陈凡激射而来。

    “我劈开你这龟壳!”

    韩青竹冷冷的道,身躯里凌冽都是霸气之意,战意冲天,有小觑天下英雄之感,九天十地,唯我独尊!他有这个骄傲,背负着着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张开手掌,狠狠向着这青砚拍下,冰裂纹飞剑也带着尖啸之声,席卷起滚滚气浪,狠狠劈在了这个青色之光上。

    “轰!!”这一次的颤鸣更加恐怖了,从这个青砚之上裂痕浮现开来,惊天的气息炸开了,这一击完全达到了化劲五重天一击!

    不难想象,这青砚受到了怎样惨烈的一击!

    而这冰裂纹飞剑,依旧毫发无伤!

    这不知是何等材料所制,可承受化劲九重天的力量,而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剑意劈下,青砚也挡不住,照着这个样子,不过是几个回合,这个青砚就要破碎!

    韩青竹脸上露出狰狞和得意之笑。但是下一刻,他脸色稍稍僵硬,这青砚之光散去,陈凡抱着那一只青色大笔,脸色微微沉下,从这个青色之光之主动走了出来。

    “你还敢主动出来?”他冷哼了一声。

    “因为我要堂堂正正杀了你。”陈凡语气平静,带着一丝杀气,从身边,两道影子浮现,一股无敌的气势从身躯里浮现开来,竟然能正面抗衡这韩青竹了。

    韩青竹脸色微变,“想抗衡我?你活在梦里!”

    他无法接受,这一个小小的陈凡,能狂妄到这种地步,北州的修士都是些垃圾,岂配与他相提并论?他身为中州的尊贵修士,来到这小小的地方,不过是来掠夺资源来的。

    这小小一个北州“天才”,也配与他叫板?

    韩青竹脸色狰狞,“那你就去死吧!”他脚步一踏下,背负起一只手,冰裂纹飞剑飞速向着狠狠冲杀而来,陈凡眸子里迸发出一道极致的冷冽,这冰裂纹飞剑确实十分的难挡,但是陈凡要积蓄这无敌气势,不可能虚了这韩青竹。

    陈凡就要一对一,正面斩了他!

    大吼一声,一股恐怖的无敌气势就从身躯里爆发了开来,刹那之间,让这整个天遗宫都为之震颤了一下,一时间,无数四重天的城主们不禁纷纷抬头。

    “这是什么?”

    “我的天,好强的无敌信念,这是谁?”

    “……”

    行走在天遗宫中的朱佩不禁抬起头,一阵惊疑不定了起来,左右张望着,“不可能,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莫凡的无敌信念气势?,,这个气势这么像?”

    “只是,强了百倍都不止……”

    朱佩心惊不已。

    一声大吼过后,连这韩青竹都不禁晕眩了一下,陈凡三千黑发为之飘飞而起,眼神冰冷,手上这青笔狠狠轰下,不顾一切!气势如虹!

    一笔轰下,就和这冰冷飞剑硬碰硬,轰在了一起,刹那之间,剑意崩碎,四溅开来。

    即便没触碰到,陈凡肌肤上鲜血四溅,衣衫破碎,脸颊两侧被这无形剑意割裂,多出了十几道口子,鲜血淋漓,陈凡一脸狰狞,身子一晃,带着两道影子就狠狠向着这韩青竹撞去了。

    骤然爆发的无敌气势,让这个韩青竹也挡不住,一轰之下,轰到这韩青竹气血震颤,浑身鲜血炸开,惨叫一声。

    陈凡浑身浴血,大步上前,气息冰冷。

    “不可能!”

    被撞翻在地的韩青竹气血震撼不已,一阵头晕眼花,啊的大叫一声,他无法接受自己被区区一个三重天的人击败,羞愤涌上。

    双掌齐出,气浪滔天,向着陈凡轰来,凶焰万丈。

    陈凡大步上前,一人双影,向着这韩青竹狠狠轰去,陈凡寸步不让,积蓄的无敌气势之强,大有横推一切之势,陈凡越是战,越是强!

    眼神也变的越发冰冷和坚毅了一些,人一步步逼上前,气息叫人无法透气。

    陈凡手挥动这大青色之笔,和这韩青竹狠狠对轰了十几次,陈凡身上被这剑意割的是千疮百孔,但是陈凡浑然不觉,最后轰的一下,大笔挑起,轰这韩青竹于山壁之上,青笔轰出,洞穿了他的身体,活生生钉在了这个山壁上,鲜血直流。

    当下,这中州贵公子已经再无半点先前的派头了,粗粗喘息不已,眸中布血,如饿狼低吼。

    他一只手抓住了那青色笔,狠狠拔开,脸色狰狞。

    青笔被轰击之下,亦是布满了裂痕。

    大力传来,沛然大力,青笔倒飞出去,韩青竹和饿狼一般扑向陈凡,拖着这残破之声,瞠目欲裂,大吼的道,“竖子,我岂会败于你!”

    黑色大手升起,轰向陈凡。

    剑光一闪,韩青竹尸体冲了出去,鲜血冲天,头颅飞下,一剑尸首分离,陈凡人落地,收剑入鞘,身上已经被鲜血溅满。

    韩青竹,被斩杀!

    “化劲五重天,我已经初步可挡。”陈凡冷漠撇了一眼,眸子里没有一丝波动,而另外一边,血雾散去,李万姬粗粗喘息,原地管叔已死,瞪圆双眼,天灵盖粉碎,暴毙而亡,七窍流血。

    “你杀了他?”李万姬走来,略一蹙眉,“那个枚涤生会疯掉的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凡如此道,目光只是望向了这山壁,“天遗老人的陵寝应该就在这了,找一找机关天工术,进这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