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都市小说 > 对冲 > 第138章:必要的选择(2)
    入夜时分,乔远帆夫妇在对话。

    “你和小常谈的不太顺利?”

    “何以见得?”

    “如果顺利,小常就不会这么匆匆忙忙告辞,甚至连和倩倩招呼也没打一个就走了,你也不是这种心事重重的态度。”

    “没的事,别瞎猜。”

    方意萍叹了口气“咱们这么多年夫妻了,你在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到底谈怎么样?”

    乔远帆道“怎么说呢,情况既比原来预料得要简单,又比我想的要复杂。说简单,是因为基本说开、说明白了,他和唐爱国只是一些私人关系,滨东震动不是他有意引起来的,他目标只是副乡长,事态失控也出乎他的预料,是老唐背后有人让他借机生事。概言之,小常原本想放个二踢脚玩玩,结果这二踢脚被老唐轻轻抓住当成雷管引爆了炸药,顺带把矿给炸塌了……”

    方意萍松了口气丈夫这么说就很清楚了,常天浩不是唐爱国这条线上的人物,更不是他们推出来放在明面上的白手套,这样一来,乔远帆要想拉拢他就很简单,不涉及派系冲突就不会有那么大阻力。

    想想也是,常天浩毕竟只是个大一学生,虽然人很机灵,但实在过于年轻,哪有这么年轻的白手套?这不是坏事么!更何况他的产业基本都在上海,如果真和省里某些派系牵扯,那完全不该去上海发展,那里谁来罩他?

    “说复杂,是因为谈后我发现小常这人很复杂,远比他年龄表现出来的复杂,我看不透的复杂!”

    方意萍楞了一下“这又怎么说?”

    “以你的接触和了解,觉得他是愣头青么?”

    方意萍瞪大眼睛仔细想了想,最后缓缓摇头“不像,小常很成熟,论心理年龄比沈飞成熟10岁都不止,如果是愣头青,上次滨东他就不会去找楼天航,上次在公安局也不会是那种表态。”

    乔远帆点头“我和你想法一样。如果他真是愣头青,滨东车祸案他会直接走司法程序而不会让倩倩帮着找小楼,这次事件也不会再去找小楼,别看小楼一个劲说看在我面子上,但常天浩只要不傻,就不会空手去……这都说明他是个懂规则、懂体系的人。”

    楼天航遮遮掩掩没把事情讲透,乔远帆却一眼就看出来了,所谓“看在老领导面子上”只是部分理由,还有部分理由楼天航不好意思说。

    通过这两件事,乔远帆认为常天浩是个相对成熟的企业家,可以对他讲规则、讲利益、讲“大局”,这是个早熟的年轻人嘛!

    为什么要把女儿赶到房间去,为什么特意叮嘱常天浩不要对乔冰倩透露对话内容,出发点当然是要保护乔冰倩,她毕竟年纪太小、涉世不深,有些话不适合对她讲,讲了也可能适得其反。

    在这一点上,乔远帆虽然端着领导、端着长辈的身份,但至少还愿意和常天浩比较平等地对话——这非常难能可贵了。

    “但是……”乔远帆来了个转折,叹了口气道,“我以为可以和他讲大局、讲策略,但一谈到小琴这件事就卡壳了……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为小琴可以不惜一切,哪怕现在惹出这么多麻烦,哪怕和我顶嘴他也不后悔。可我查了一圈,两人没亲戚关系,也不是同学,最多暑假有点儿工作关系,哦,现在她是通天科技的员工。”

    方意萍深深地皱起眉头“这小琴到底何德何能值得他这么看重?”

    乔远帆叹息“我也不知道啊,我就看不明白……蛮有出息、蛮成熟的一个年轻人,为什么谈到女人就这个态度?很难理解,很难相信。如果用这个表现来形容,那真是愣头青。”

    “昨天筱敏和我来说时隐隐约约提了嘴说小琴当初是高洋手下员工,是小常的专属客服专员,大概有点喜欢小常……莫不是两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乔远帆摇头“不像,如果真有不正当关系,他表现反而不会如此——他还在和倩倩谈恋爱呢,敢这么理直气壮为一个女人和我顶?无欲则刚这话我还是明白的。”

    “那他自己怎么解释?”

    “他没解释,但用话把我顶住了。”

    “顶你什么?”

    “他说,现在因为利益和场面可牺牲小琴,将来如果利益更大是不是可以牺牲倩倩?”

    方意萍柳眉倒竖“他敢!”

    乔远帆苦笑“是啊,这就把我顶住了!当然他原话不是这么说,他说现在不牺牲小琴,所以将来也不会牺牲倩倩;如果现在能牺牲小琴,将来难保会牺牲倩倩……这你让我怎么接下去说?”

    方意萍也呆住了,这问题好像没解。

    牺牲倩倩是假,乔冰倩又不是体制中人,能牺牲她什么?所谓牺牲倩倩,其实就是牺牲乔家、牺牲他乔远帆的利益!

    这答案迅速回到当初乔远帆的担心上来他希望常天浩是个攀附权力的识时务者,但又不希望他过于攀附权力,永不停止往上爬;更不愿意乔家做了他的踏脚石。

    常天浩给的回答很明确要么彻底打开,要么彻底封闭,没有中间过渡选项,这种“非黑即白”的逻辑让乔秘书长很头疼——他想要的是灰色!

    正如当官一样,如常天浩想做海瑞,他肯定不喜欢;如常天浩要做不择手段的和珅,乔远帆又很担心。

    所以两人僵持住了,接下去谈话根本没法展开,乔远帆藏着一肚子正题压根还没透露出来呢。

    按他的想法,小琴只是个引线,甚至滨东案也可撇在一边,这都已发生了,怨天尤人、责怪常天浩有什么意思?他真正想要说服、告诫常天浩的是成熟地对待利益。

    为成熟地对待利益,就应该纳入乔家体系他乔远帆答应把女儿嫁给他,扶持他、帮助他、梳理人脉、打通官场,为他开拓更多渠道、开辟更广阔空间,而常天浩应回报以利益,帮助他乔远帆一步步再上去。

    至于再往上,他乔远帆也完全没奢望,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若有常天浩这个会赚钱的女婿,很多不必要的事就不用做了他又不是贪钱,无非也要去孝敬上面而不得不为,这种事让常天浩去办岂不是更好?

    常天浩也不会吃亏如花似玉的妻子有了,在省里想干什么都有人关照,发财机会更多,这本来就是相得益彰的事,很多人想攀附过来他乔远帆还不乐意呢?因为攀附过来的商人或企业家年纪都不小了,就算有关系也只是亲家间的联姻关系,和翁婿间关系还不一样。

    常天浩这么年轻又会赚钱,还头顶着互联网新兴产业和沪江大学高材生的牌子,完全秒杀一干省内大老粗企业家。

    这一点眼力见他乔远帆怎么没有?

    什么?

    通天公司不赚钱?

    不要紧!

    只要常天浩加入体系,成为乔远帆女婿,有办法让他赚钱。

    等他乔远帆从位置上退下来,常天浩大概也有40多岁,财富积累了,名声也有了,含赵量也大幅度提高了,他和乔冰倩的孩子也到了读大学的年纪,能力强的扶持一把,看看能不能进官场向更高地位冲击,就算能力一般,也能继续联姻有实力的亲家等待第三代冲刺。

    这样一来格局有了,顶尖家庭地位巩固了,只要体制不改、社会不发生巨大动荡,那就是标准权贵——第三代出生就在罗马。

    至于第四代、第五代成年后的道路,别说他乔远帆,恐怕连常天浩都变骨灰了,操那么多心干嘛?

    可在乔远帆眼中很好的路线图规划还没来得及和盘托出,便被常天浩一句“我有我的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给堵住了,副秘书长大人满腔真心话愣是找不到可说出口的机会,你让他怎么办?

    他也很抓狂啊!

    何必现在和人一般见识?

    高洋挪用你的款项,你不也忍下来了么?怎么小琴的事就不能忍?小不忍则乱大谋懂不懂?倒不是小琴的事有多大问题,而是你这么恣意妄为,不在这里翻船就会在其他地方翻船,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没人保驾护航不行,中国国情就是如此,你改变不了规则,你只能适应规则!

    这都是乔远帆的考虑,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常天浩这样聪明的年轻人,怎么就看不懂、听不进去呢?

    方意萍算都明白了,叹了口气“那现在怎么办?再找他谈一次?”

    “我态度已够心平气和了,再谈没结果的。”

    “那就算了?可女儿怎么办?”方意萍小心翼翼道,“倩倩很喜欢他,刚才她一直在哭。”

    “让倩倩和他去说吧……”

    “说什么?”

    “两句话第一句,让他想办法把通天科技转回省里来,我会关照的;第二句,转过来后让他们再谈一年,明年暑假找机会安排两人订婚。”

    “订婚是不是急了点?”方意萍皱起眉头,“明年夏天两孩子才大二念完读大三啊……”

    “大二也不小了,如是以前5年制又读专科,明年就可毕业工作了。再说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只确定个名分。”乔远帆小声补了句,“订婚还是要有诚意的,倩倩的聘礼不能太少,比如给个通天科技3成股份吧?”

    方意萍摇头“难度不小,倒不是订婚这件事,而是通天科技价值几千万呢,给三成会不会?”

    “娶我女儿要有诚意啊,两人如果结婚,倩倩就有通天科技一半股份,先给3成怎么了?3成都没有,我怎么出面帮他办事?他和陆家办个外贸公司都给了筱敏25股权,还给了辆奥迪a6,明媒正娶的太太凭什么不该多给一点?再说,他交出一部分股份,我运作后能回报更多。舍得舍得,有舍才能得,我舍出去一个女儿难道就不冒险?我为他保驾护航就不担风险?万一他破产倒闭呢?”

    方意萍点头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常天浩和乔冰倩如果真有感情,那归根到底是要结婚的,股份早给晚给都是要给的,做婚前财产公证协议,婚后只领一元钱薪水这种混账事绝不能容忍,那对男人太没约束力了。要娶乔冰倩,常家横竖要出聘礼,其他也看不上,通天科技的股份倒不错!

    “那公司转过来他怎么经营?他还在沪江念书呢……”

    “这只是个说法,其实只要股份交过来,总部还可继续留在上海,钱塘设个分公司嘛,我会想办法找专业经理人帮他办事,就他现在找的那个总经理,以前只是个小小的期货经纪人,这种人能带公司做大做强?简直就是笑话,做秘书我都要好好看看够格不够格。年轻人创业阶段胡闹没事,跌跌撞撞发展到几百号人还能胡闹?这是拿自己的钱开玩笑!”

    方意萍终于明白丈夫的意思他要股份也好、要常天浩把公司重心转回钱塘也好,归根到底不是为了钱,而是要控制住常天浩。

    针对这问题,她轻声问道“你为什么如此不放心?”

    乔远帆深深吸了口气,良久后才道“我对他不放心!对他的脾气和性格不放心。说真的,搞掉一个副乡长对我而言根本无所谓,他如果真想搞,直接和我说就行,我有一百种办法可把人弄下去,哪一种不比他手法漂亮?可他偏偏不来找我要自己干,你说他是蠢呢还是对我不放心?”

    方意萍摇头常天浩既不是蠢,也不是不放心。这么做只有一个解释这样会受乔远帆控制,常天浩不甘心,所以他连乔冰倩都瞒着!

    “其次,你搞了就搞了,为什么要打着我旗号去糊弄小楼?烽火戏诸侯的事你知道吧,这种假传圣旨的事干多了,将来下面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有毛病?

    方意萍点头这件事损害的是乔远帆的政治威信!女儿男朋友你都管教不好,怎么服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