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小说 > 玄幻小说 > 盗天之路 > 30,十三娘
    黄奇山叹了一口气道“你回去告诉你主人,让他在大殷王朝自立门户,为黄府开枝散叶,以后别回这黄化城了。”

    许仙师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本以为这次要性命不保,没想到这位黄家主如此的大度,竟然不追究他。他急忙出了小院,带着他的几位手下离开了黄府。

    黄夫人一脸平静,内心却是气恼,受害的可是她儿子,若是换做十年以前,她早就单枪匹马打上门去了。就是至今,这黄化城依然流传着她十三娘的传说。

    如今为人妇,为人母,为了黄府,她忍了。

    一幕幕往事呈现在心头,她并非这黄化城人士。多年前,她当时只有七八岁,父亲为了躲避仇家,带着她一路逃到这黄化城。本想以后会有安稳的生活,那想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不能动用灵气的黄化城,依然是一处凶险之地,真是从狼窝进入虎穴。

    黄化城地下有一条冥河,城内有八大势力盘踞,每隔十年,在城内的势力都会选百位二品武道高手去地下冥河,各势力要想在这黄化城站住脚,就必须要面对这十年一次的冥河危机。

    在地下冥河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大家知道的是,百人中,最多只有三人能活着出来。

    父亲代表一方势力进入地下冥河,给她争取了留在黄化城的资格,但却再没有从地下冥河走出。父亲死后,她变成了孤儿,无依无靠,被那方势力赶了出来,一人沦落街头,眼看就要被饿死,黄府开粥棚,她日日过来,苦苦熬了一月,记住了黄府的活命之恩。

    之后,她毅然自卖自身,进入了春水楼,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家青楼,七八岁的年龄当然无法接客,开始只是做婢女。此女越长越丑,脸上一片雀斑,春水楼的主人当然不会让他出去吓到客人,只是让她在后厨做些粗笨的体力活。

    十年后,黄化城又一次选人去地下冥河。

    春水楼的主人阴兴大为着急,这些年他暗中培养了一批武士,有几位到了三品武道境,可能是天资不够,无论如何打磨,没一位能达到二品武道境。

    此时,她主动请缨,春水楼的主人阴兴才发现,这位一脸雀斑的少女,竟然是一位二品武道境高手。阴兴大喜过望,没想到当年好心买的一个丑丫头,现如今竟然成为一位二品武道高手,解了春水楼的燃眉之急。真是因果循环,当初的一丝善念,才有了今日的回报,看来以后还是得多做些好事,自此以后,阴兴还真没少收留孤儿。

    普通人以为这春水楼只是一处青楼,城内各势力可是都清楚,这春水楼的背后是阴阳宗,春水楼的主人阴兴可是阴阳宗的嫡传弟子。若是他们春水楼没有人去地下冥河,那就得并入其他势力,成为其附属,在这黄化城丧失话语权。

    培养二品武道高手根本不易,需要有很好的资质,他培养的那批武士,都是阴阳宗送来的天资不错的苗子,即使如此,也不能保证每隔十年就有二品武道高手出现。

    每隔十年,黄化城就要经历一次洗牌,八大势力经历了一次次的洗牌依然不到,像阴阳宗这样的小势力却是处于此起披伏的状态。若非此女的出现,阴阳宗在这黄化城就失去了话语权。

    进入冥河的二品武道高手,能出来的几率很小,在以往,进去百人,能走出来的最多只有三人。

    十日后,地下冥河只走出了两人,全城震动,一位少女是她,还有一位是黄府的一年青人,其余的九十八人全部丧命冥河。

    从地下冥河出来后,多方势力邀请她,她都拒绝了,依然回到那座春水楼。春水楼的主人阴兴却内心忐忑不安,这可是从地下冥河走出来的二品武道高手,却在他的春水楼里做了十年的粗使丫鬟。若是想灭他春水楼,在这黄化城不会有人敢阻拦,背后的阴阳宗根本解决不了黄化城内发生的任何事情。

    阴兴下跪求饶,她却淡然一笑,黄府的粥棚对她有活命之恩,这春水楼也对她有恩,自此她就成为了春水楼的保护神

    ,名号十三娘。

    从那之后,有一位黄

    姓公子日日来青楼,却从不找其他女子,只找这位十三娘聊天。

    每次见到那位黄公子,这位春水楼的主人阴兴都是表面堆笑,内心却恨得牙痒痒的,这是要挖墙脚的节奏啊可惜,这位十三娘,根本不是他能掌控的,他能做的只有交好。

    青楼之人逐渐知道,在地下冥河,十三娘数次救了这黄公子性命。

    隔了几年,这位黄府的公子迎娶十三娘,春水楼主人给了十三娘一份丰厚的嫁妆,十三娘却摇头拒绝,她没有选择风光大嫁,只是一身素衣跟随那黄公子去了黄府,自此十三娘就没了音讯,多年过去了,黄化城内只留下这十三娘的传说,却无人知道她的去向,知道内情的春水楼主人更是不敢多说。

    黄夫人的思绪回到了眼前。

    黄管家此时说道“老爷,这是养虎为患啊他们都要置小公子于死地了,肯定不会就此罢手的。”

    黄奇山摆摆手道“都是黄家子孙,他们不仁,我不能不义,就此作罢吧,就当我最后一次妇人之仁了。”

    黄奇山抱歉的看了眼妻子,黄夫人回望一眼,一脸的柔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委屈你和康儿了。”

    “我知道你的难处,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你下不了手,我不会怪你的,康儿没事就好。”

    黄奇山微笑着向吴道田三人开口“今日幸亏有几位相助,黄某必然铭记在心,几位且留在府内暂住几日,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另有一机缘,到时候告知几位,看几位有没有兴趣。”

    对于这位黄府家主,吴道田也是佩服,别人都把刀伸了过来,他还能以德报怨。

    当日入夜,因为黄化城内无法修行,吴道田练了一套拳法后,就早早睡下,半夜时分,突然听闻外面一阵厮杀之声传来,火光冲天,却是从那位小公子的院内传来。

    吴道田起身,九皋童子和鸡鸣老翁也从房间走出,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想来是这黄府遇到敌人突袭,若是黄府无法应对,三人会立刻离开,他们本就不欠黄府,还救下一人性命,不可能再为之卖命,交情还没到这个程度。

    在白日那处院子里,只见一群黑衣蒙面之人被围困在里,这黄府竟然早有安排,看来这黄化城内各个势力,都不简单,暗中都有自己培养的武力,想想也是,若非如此,怎能在黄化城这块宝地立足。

    一乱箭分飞,一阵乒乓乱响,一群黑衣人死伤惨重,只剩下七位,但这七位黑衣人明显不一般,飞来的利箭对他们没有一点威胁,定然是二品武道高手了。

    “老爷,有些不对头,这剩下的七人,都是二品武道高手,绝不是一方势力能聚齐的,虽然他们蒙着脸,但其中两人的身形我却认得,一位分明是白日里离去的许仙师,一位是王家的王铁手,我与此人交过手,所以确认无疑。”黄全铁定的说道。

    “看来,这些势力是联合在一起了,诡计不成,这是要改成强攻了。”黄奇山摇头苦笑。

    “这些弓箭手根本对二品武道高手没有威胁,让暗桩出动吧”

    黄管家一声令下,弓箭手撤退,登时从暗处扑出了二十多名劲装大汉,是黄府暗中培养的三品武道高手,手持刀矛剑戟各式武器,围着七人鏖战不休,这摆明是以人海战术,好消耗七人的体力。

    被围攻的七人具是不凡,有一人倒撞往后,宝剑若风雷迸发,先磕飞了一把长剑,接着切入另一人刀光里,以剑背把一名黄府的三品武道高手扫跌于寻丈开外,长笑道“黄府若只是这些阿猫阿狗,也只够给我等打牙祭的。”

    七位黑衣人纷纷格挡着四方八面攻来的刀矛剑戟,整个战场乱作一团,却无法对七位二品武道高手有一丝的威胁。

    黄奇山下令道“四人一组,变四合之阵进攻。”

    二十多名劲装大汉平时就相互配合演

    练,此时迅速变幻阵型。

    这黄

    奇山也是一位了得人物,只看他下令后,恰到好处的把七位黑衣人相互分散开来。

    他低声对黄全道“这七人都是二品高手,我们预备的暗桩只能短时间拖延,时间长了,黄府这些三品武道高手都会丧命,我先出手拖住,先刺杀最南面的那位黑衣人,你隐藏一侧,等我的暗号。”

    黄全点点头。

    黄奇山高声道“南,风起”,

    这却是一套暗语,只有黄府之人听的明白。他的话音刚落,南面围攻那黑衣人的四名武道高手如同疯魔一般,奋不顾命,把战圈一步步收窄,黑衣人能活动的空间更小了,彼此贴近,凶险更胜,黑衣人宝剑掣动一下,青茫倏隐,一名使矛三品武道高手应剑送命。

    此时,黄奇山纵身而起,手持铁棍,如同大鸟展翅加入战圈,杀得黑衣人连喘一口气的时间也欠奉。

    那黑衣人刚杀了一名三品武道高手,本想能轻松解决其他三人,那想到这位黄府家主,竟然亲自出手,他竟无法趁机脱出战圈,又陷入苦战之中。

    另外三名武道高手因为死了一位同伴,满眼血红,以命换命,黑衣人可不想和这三位换命,但被缠的步步危机,险象横生,更有一位二品武道高手黄奇山掣肘。

    “上方位,横移三尺。”黄奇山低呼。

    话声才落,隐匿一侧的黄全腾跃而起,飞临黑衣人上方,照头一杖打下去,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

    在远处观望的吴道田,为黄奇山的眼光咋舌,也为这主仆二人的配合默契感叹,这绝非一日之功,这位黑衣人命不久矣。

    黑衣人冷哼一声,先是幻出重重剑浪,画出一圈虹芒,护着全身,几人围攻的兵器劈中剑光,随即跄踉后退,硬把围攻的人迫开,接着往上反击,迎接那当头的一杖。

    “呛”

    两位二品武道高手全力的相击,声势浩大,黄全连人带杖,给震得拋飞开去,还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有老爷做后补,这位二品高手绝对活不到下一刻了。

    黑衣人确实是好景不长,同是二品高手,以命相对,他比黄全好不到那去,口中一口鲜血,硬是含着没有喷出。

    黄奇山人趁机合拢过来,一阵棍剑交击的声音后,黑衣人亦一个踉跄,被黄奇山在后背处打了一记闷棍。

    三刀一棍,分由四个角度朝失了势的黑衣人劈去,都是功力十足,劲道凌厉。

    黑衣人命丧当场。

    黄奇山扶起黄全,挥挥手,让另外三人立即支援其他人。

    刺杀了一名二品武道高手,但黄全也受伤,总体来说,黄府依然处于劣势,长久下去,剩下六位黑衣人定会把黄府众人屠杀干净,七方势力之所以一拍即合,各派出一位二品高手,全力攻击黄府,皆是因为那神珠选择了黄府,只有灭掉黄府,他们才有机会重新获得神珠的选择。

    六位黑衣人杀得四周围攻之人人仰马翻,围攻他们的战圈登时冰消瓦解,黄府的三品武道高手不一会就死伤小半。

    “真以为我们黄府无人了吗”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一位秀发垂肩的白衣女子缓缓走来,身形匀称,风姿绰约,在熊熊火光下,双眉细长入鬓,肤色如玉,颜容如画,不是那黄夫人又是谁。

    在远处观看的吴道田三人,也有点面面相觑,难道这位黄夫人是高手不成,连吴道田都丝毫没有感觉,这位黄夫人难道是一品武道高手不成。

    此时,一位黑衣人声音发抖的说道“你你们看她双脚。”

    其他黑衣人望去,不由得心头一紧,吴道田三人也看向黄夫人的双脚。

    黄夫人的双脚始终在地面一尺之上,根本不是走过来,而是飘了过来,只有一品高手才能达到这境界,这黄府竟然隐藏一位一品高手。